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人大教授杨念群:科举制为什么是一个好制度?(1)

2017-01-11 10:39:17  经济观察报书评  

杨念群:污名化的科举,八股≠取士

杨念群,晚清名人杨度的曾孙子,晚清名人梁启超的曾外孙。1981--1988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学习,获历史学学士、硕士学位。1988-1991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学习,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有《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三大知识群体互动之比较研究》、《空间·记忆·社会转型-“新社会史”论文精选集》(主编),及《杨念群自选集》等。目前主要从事中国思想文化史和中国近代社会史的研究。

科举制被污名化的历史根源是什么?大家可能耳熟能详的就是《儒林外史》、《范进中举》,我们从中学课本里已经耳熟能详的故事:范进多少年没中举,到了四十岁突然一下子就中举了,之后就变疯了。

给人的感觉,考科举是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是非常折磨人的过程。那么在这个折磨人的过程和漫长的科举应试过程之中,人是逐渐地被摧残,心理逐渐崩溃,到最后达到疯癫的状态。这就是我们对科举制的印象。

杨念群

杨念群

科举的污名化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印象?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认为科举制的核心内容就是考八股文。什么叫八股文?把古代的经典,比如四书五经里面若干的词、段落拿出来,然后按照非常严格的格式写出一篇类似现在所说的作文。这个格式是非常严格的,而且要经过长期的训练,读一些经典和著述——主要是朱熹的注释,以这个为核心来进行作文的训练。当然这个训练是非常有难度的,我们知道科举基本是经过最初的生员考试到秀才,秀才完了经过不断的考试拿到举人,最后是进士,进士之后就进入翰林院,或者有状元、榜眼。

undefined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我们认为最初考秀才的考试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八股文实际上就是在童试的过程中被严格地训练,但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大家可能容易造成误解,难道科举制就是八股文吗?其实科举制完全不是这样,科举制是分三场,第一场八股文;第二场是关于经书的考试,实际上包括论、诰、表、判等等一系列的内容;第三场叫策问,也就是给你提出很多所谓治国安邦、国计民生的题目。第二场,什么叫诰?诰就是皇帝给大臣发布的谕旨,你要模仿皇帝的口气写一篇文章。什么叫表?表就是过去的大臣要向皇帝上奏书,你要模仿大臣的语气给皇帝写一封奏书,这个难度非常大。你现在给中央领导写一封信,你让中央领导看着过得去,这恐怕也比较难。然后模仿中央领导人、模仿总理写一篇类似对臣下的训育,恐怕也很难。还有叫判,判就是给你四到五条案例让你判这个案子。所以你要没有一定的法律知识和一定的经验是很难判的。

第三条叫策问,策问一般问的是五道题,第一道问题肯定问你的是传统关于史学的典籍源流的问题,第二道可能会问你关于吏治的问题,地方官在地方怎么去治理?一个地方会采取什么样的办法。第三道问的是怎么治水,现在我们的高考题目里也会出现这个问题,你要作为一个地方官,你怎么去治理河道?江南的乡试题目里面关于河道的问题是最多的,因为康熙和乾隆特别重视江南、黄淮治理和沿海海塘的工程,所以经常出这方面的题目,而这些题不好答,技术性非常强。因为明代有一个治水的专家叫潘季驯,他写过好几篇关于治河的非常著名的问题,而且非常具体,比如在什么地方堵这个缺口,是采取疏导的方式还是采取截流的方式,非常讲究技术。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一个考科举制的人仅仅会八股,没有看过潘季驯的治河三书,没有读过类似的关于吏治和法律文献,怎么可能答出这些题?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