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400年来各种各样的眼镜都在这个人的收藏里了(1)

2016-12-27 16:26:45  好奇心日报  

以色列霍隆设计博物馆( Design Museum Holon)正在展出 4 个世纪以来的眼镜设计。从因纽特人的雪地护目镜,欧洲贵族使用的像女士扇子的观剧望远镜,到 1960 年以来的实验性墨镜等 400 多件眼镜。这些眼镜都来自于个人收藏家 Claude Samuel,他是法国时装品牌皮尔卡丹前眼镜设计师 Daniel Gauthier 的儿子,是家族的第四代验光师,是犹太人。


18世纪观剧望远镜,法国


双框眼镜,1960s,意大利


非对称塑料框架墨镜,来自皮尔卡丹,1960S

作为一个收藏家,对他来说,每一幅收藏的眼镜,都在讲述一个从眼镜发明之初到现在的历史故事,它不仅仅是一个物件,更重要的,是文化、历史、政治的见证。

作为一个验光师,他认为眼光不只是科学,更是艺术,他拥有强烈的渴望去了解坐在他面前的顾客,他的每一个需求,以及需求背后的原因。

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经营着家族眼镜生意,哦,不,他拒绝使用生意这个词,他觉得用“传统”来描述更为合适。

在展览之际, Claude Samuel 接受了霍隆设计博物馆的采访,我们整理总结了访谈中有趣的部分,全部访谈在这里。展览一直持续到 2017 年 4 月 29 号。



护目镜 1960s
Benjamin Martin 眼镜,1756 年 

眼镜是唯一一个可以最大化人类生理能力的配饰。珠宝和皮带都不能充分开发我们身体的潜能。这种开发潜能的功能也许会被在专业的运动鞋中发现。但除去身体层面,眼镜对我来说,是属于顾客的一私人而亲密的配饰,而不仅仅是一件物品。

我是用顾客,而不是人,是因为这是我遇见人们的场景:顾客们来做眼睛检查。

在做检测的时候,我渴望去深刻理解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因为选择一个合适的眼镜涉及到对顾客全面的了解:他做什么工作?我见他以前他长什么样子?他带上眼镜后会长什么样?他有没有可能因为一幅眼镜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和大多数验光师都不同。在做验光检测的时候没有“对或者错”。它不完全是科学。有一个常规检测大纲让你开始了解顾客,你会在检测时收集到一些洞察。在某些情况下,我知道如何揭秘整个现象,就像一个艺术家意识到自己完成一件作品的时刻。然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我断定检测的结果是不满意的,因为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这就是为什么对每一个顾客我都会投入充分的时间,直到我知道“就是他了”。这也是受到我父亲的影响。

关键词:眼镜收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