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抗美援朝老兵:弯腰系鞋带身后战友却中弹牺牲(1)

2016-12-21 12:57:41  驻马店网  

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中最为著名的一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上甘岭这个不足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投掷炸弹190万发。当年参与上甘岭战役的侦察员朱世贵回忆说:“在战场上,已经没法用数字来显示部队的战斗力。一个人坚守阵地,硬是能把成排成连的敌人打下去。一个人在一次战斗中就可以消灭100多个敌人,这在上甘岭战役中算不上奇迹。”12月6日,在朱世贵泪流不止、泣不成声的哽咽声里,记者仿佛看到了当时战斗的激烈和残酷。

他1951年参加上甘岭战役

朱世贵今年83岁,遂平县嵖岈山镇土山村人,现居住在遂平县城泰安路育安巷。1951年3月,朱世贵参加了上甘岭战役。

抗美援朝老战士朱世贵

抗美援朝老战士朱世贵

“父亲的这一生很苦,11岁就跟着我的爷爷给人家打短工。父亲12岁那年,我们这里闹了次大春荒,眼看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就在走投无路时,正好碰到了八路军的队伍。父亲就参加了八路军。全国解放的时候,父亲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连长了。当父亲有幸回家看望爷爷奶奶时,才知道爷爷不在了,父亲先是跑到爷爷的坟上痛哭了一场,然后告别了奶奶,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在抗美援朝中参加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54岁的朱春平是朱世贵的儿子,他告诉记者,“父亲是2000年秋天患上脑血栓的,治好后就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半身不遂和几近失语。几近失语的结果让父亲把所有的话都留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

“但他给我们经常讲的故事,早已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朱春平说。

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发的一天饭票

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发的一天饭票

他弯腰系鞋带的工夫,身旁的战友牺牲了

听说记者采访,正在卧室休息的朱世贵硬是起了床,颤颤巍巍、一步一挪地来到客厅。慢慢坐下后,朱世贵红了眼眶,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来,在家人的劝说声中,老人掩着鼻子抽泣,泣不成声。

“不能提抗美援朝的事,一提就哭。”武云玲是朱春平的爱人,看着父亲抽泣,她向记者解释。

“耳朵、鞋带、我的命,都是——人家——给的。”老人费了很大的力气,说出了一句话。

“让我给你讲父亲说的‘耳朵’、‘鞋带’和‘他的命’的故事吧。”安抚好父亲,朱春平向记者娓娓道来。

“在上甘岭战役的一次战斗中,敌人的炮火把掩护战土的山头几乎铲平,山下到处都是碎石和尸体,废墟把父亲掩埋到胸口,战土们冒着枪林弹雨硬是把父亲扒了出来。那场战斗中,存活下来的人少得可怜,父亲的一只耳朵被震聋,后来父亲每每提起此事,都说他的命是战友给的。”朱春平告诉记者。

“关于鞋带的故事,是这样的。”朱春平顿了顿,接着讲下去,“父亲是侦察兵,有一次,他和几个战士随排长一起去侦察敌人的火力。排长走在前面,冷不丁一阵枪弹扫射过来,排长瞬间倒在了他的面前。躲过敌人的扫射,继续向前走,父亲发现自己的鞋带开了,就在父亲弯腰系鞋带的一刹那,父亲身后的战友也牺牲了。”

“听父亲讲,有一次,上面有敌人的部队,怕暴露目标,父亲和战士们在水里硬是泡了一天一夜。”一桩桩、一件件,在朱春平的讲述里,在朱世贵泣不成声的哽咽声里,记者仿佛看到了当时战斗的激烈和残酷。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