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三位将军长征中痛失手臂 毛泽东让他不必敬礼(1)

2016-12-12 11:53:16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在1955年授衔的开国将军中,有10位独臂将军。其中有3位是在长征中痛失手臂的,巧合的是他们还都来自同一支部队——红二方面军,他们是贺炳炎、余秋里、晏福生。长征中的战火使他们的躯体不再健全,长征的熔炉却把他们淬炼成驰骋沙场的独臂将军。诚如余秋里回顾长征时所言:“是理想和信念的力量,鼓舞我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经过艰苦的磨炼,更进一步坚定了我的革命信念,锻炼了我的革命意志。经过长征,我更加坚信,任何艰难困苦都阻挡不了有坚定信念的共产党人。”

贺炳炎:臂骨被贺龙装进了衣袋里

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开始长征。长征前,总部将鄂川边、龙桑、龙山3个独立团整编为红二军团五师,调二军团六师十八团团长贺炳炎担任师长。五师是新组建的部队,贺炳炎找到他的搭档、十八团政委余秋里要了一些骨干就到五师上任了。

1935年11月19日,二、六军团从湖南桑植县刘家坪等地出发,突破敌澧水、沅江防线,南下湘中,向贵州石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12月22日,红军进至湖南绥宁县瓦屋塘地区,敌陶广纵队的六十二师占据东山要隘,企图扼住红军西进的咽喉。贺龙把夺取东山的任务交给了贺炳炎,特别交代:“东山关系整个部队的存亡。你务必把它拿下,杀开一条血路来!”

独臂将军贺炳炎

独臂将军贺炳炎

这是五师组建后打的第一个硬仗。其所属两个团从未打过如此激烈的攻坚战,一连几次冲锋受阻,部队伤亡较大,十三团团长刘汉卿牺牲,十五团参谋长王尚荣受伤被抬下火线。贺炳炎急了,带了两个警卫员冲到十五团阵地。贺炳炎问团长李文清有没有火力强的武器,李文清说还有几挺冲锋枪。贺炳炎命令全部拿来,组织敢死队。他不顾李文清的劝阻,亲自带领敢死队向山头匍匐前进。在距敌不到100米时,他霍地站起大吼一声:“同志们,给我打!”随即端起枪朝敌军猛烈扫射。见师长冲锋在前,战士们勇气倍增,冲锋枪、步枪子弹泼水般向敌人扫过去。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打懵了,丢下阵地四下逃窜,十五团拿下东山,为主力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

可不幸的是,贺炳炎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愉悦,右臂即被敌人的一颗达姆弹(俗称开花弹)击中,骨头和肌肉被炸烂,血流如注,手臂如一条丝瓜一般吊着,无力地摇荡着,他矮壮的身躯轰然倒下。

闻报贺炳炎身负重伤,贺龙打马赶来。卫生部长贺彪向他报告,为保住贺炳炎的性命,只有锯掉右臂。贺龙诘问贺彪:“你知道他这只手臂有多重要吗?”贺彪坚持说:“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贺龙咬了咬牙:“锯吧。”

贺炳炎被抬到一座破庙里,放在一张门板上,用绳子缚住其身,准备手术。贺炳炎这时苏醒过来,一听说要锯掉右臂,大怒:“谁锯我的膀子我就跟谁拼命!”贺龙走过来说:“你跟谁拼命?你要膀子还是要命?有命在,‘一把手’照样干革命、打胜仗!”一颗泪珠从贺炳炎眼角冒出来:“那就锯吧……”

没有手术器械,就从老乡那里借来一把木工锯子和钢锉,放进一锅烧开的水里消毒。没有麻药,贺彪拿出一块毛巾让贺炳炎咬着。贺彪用木工锯子锯断臂骨,又用钢锉把骨头创面锉圆,再仔细缝合。手术的疼痛使贺炳炎几次昏厥过去,嘴里那块毛巾都咬烂了,血水和汗水不断地淌下来,染红了身下的门板。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