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江青向周恩来遗体告别没脱帽 遭全国人民唾弃(1)

2016-01-12 09:57:41    人民网


摘自《陪伴病中周恩来的日日夜夜》,中国青年出版社

周总理逝世

1976年1月8日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早晨7时30分,张树迎向我简单地交班后,我让他回去睡觉,他已是整夜没合眼了。这一段时间我们都是深夜两三点钟才休息,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当我走进病房时,总理转过脸来看看我。我习惯性地对总理点点头。他没有说话。几天来总理都是这样,说话已很困难。我轻轻地抚摸着总理干瘦的左臂。在总理卧床后的日子里,我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今天他的手臂发热,我比较放心。我站在床前,难过地看着总理清瘦的脸庞,思绪万千。

约半小时后,乔金旺走进病房,示意我休息一会儿。我会意地离开病房,轻轻往外走,回到值班室。黄宛、方圻、吴蔚然都守在那里。忽然铃声大作,这不是平时的电铃,而是为遇紧急情况专设的电铃。不好!大家快步跑向病房,几乎同时看到监护器上的心跳显示,为七十几次。陈在嘉大夫说,一直是一百多次,忽然掉到七十几次。她急得说不出话来。总理的心跳在继续下跌,六十次、五十次、三十次……

中央领导人接到在抢救总理的消息,李先念第一个走进病房,他弯下身子,双手紧握着总理的手,只叫了一声“总理……”便再也说不出话了,泪水一下涌了出来。他悲痛得双手发抖,站都站不稳了。我们赶快把他扶到沙发上。他坐在那里双眼盯着总理,无言地抽泣着。

邓大姐守在病房,看着医生们抢救,她多么希望像前几天那样,总理会醒过来。

医生们按照原定的抢救方案,采用了所有措施,呼唤、人工呼吸……都不起作用。陈在嘉哭了,她在监视器前坚持不住了,方圻大夫替她守着。陶寿淇大夫在按压心脏,荧光屏上时而显示一次心跳,但渐渐地看不到心跳了,只见一条直线。医生们用尽了各种抢救措施,总理,人民的好总理,为人民奋斗了60多个春秋的伟人,带着全国人民的敬仰,离去了。跳动了78年的心脏于1976年1月8日上午9时57分停止了。他去得那么突然,走得太快了,太早了。

全体医务人员、工作人员都站在总理的周围。病房里一片哭喊声。谁也承受不住这如同天崩地裂般的痛苦,忍不住放声大哭,哭声中包含着对总理的爱,对总理的敬,对国家的忧。

邓小平、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同志陆续地都来了。他们都怔怔地站在总理床前,深深地向总理鞠躬。

11时05分,由邓小平带领,叶剑英、李先念、华国锋、陈锡联、纪登奎、吴德、汪东兴、陈永贵、倪志福、吴桂贤、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等走进总理病房,围在总理遗体前肃立。小平同志说:“恩来同志,安息吧!”然后向总理三鞠躬,目视着总理,缓缓地退出了病房。

邓颖超留全体领导到会客室向他们提出周总理生前提出的三个要求:

第一,死后要火化;

第二,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

第三,骨灰撒掉,不保留。

大姐请他们向毛主席报告。大姐讲完,李先念立刻站起来说,要搞改革不能从总理开始,不搞追悼会,我们无法向全国人民交代!

全体医务人员和我们工作人员放声大哭,哭喊着:“总理!”“总理!”

想到日夜相守的总理离我而去,我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子扑跪在总理身旁,手抚摸着总理的额头和头发,哭叫着!此时,我听吴蔚然大声地叫我,快起来!快起来!首长来了!我抬头一看,是江青!她没走近总理,只是喊着要见“小超”,要见“大姐”。江青没有对总理作任何表示,喊着去看大姐,可她走出病房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更没去看邓大姐,而是登上汽车就走了!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