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原公安部高官忆文革:重大间谍案被造反派公开(1)

2016-01-11 10:32:17  中国警察网  

晚年慕丰韵

我的“文革”生涯 作者:慕丰韵

在谢富治的组织指使下,政治保卫局成立了好几个造反派组织,头子是两个野心勃勃的投机分子。一个昙花一现,很快就下去了;另一个阴险狡猾、狠毒,颇受谢富治的重用,牢牢地掌握着政治保卫局造反派组织的大权。就这样一个人,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却被某些人保下来了。造反派揪着我不放,隔上几天就批斗一次。可是我历史清白,既没有被俘,也没有被捕,更没有脱过党,加之一局的群众对我的工作、生活、作风情况又都了解,造反派在我身上找不到他们可以利用的东西。于是,那个造反派头子又出谋划策,把我同徐子荣联系起来,说什么我和徐子荣有阴谋活动,主要指如下三件事:

我的“三大阴谋活动”

第一件事,1964年10月,贵州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搞得很“左”,把省公安厅的主要领导干部都打倒了。彭真同志要徐子荣派负责干部去看看,把真实情况反映给党中央。徐子荣副部长便派我去执行这个任务。我带着办公室的裘树泉同志到了贵州,经过实地察看,访问群众,听取被审查同志的申诉,查明了情况。确实是运动扩大化了,把一些不应该惩罚的同志惩罚了,打击面过宽。调查工作结束后,我如实向贵州省主管社教运动的领导和徐子荣副部长做了汇报,为被打倒的同志说了公道话。但政保局的造反派却把这事说成是我“秉承彭真、徐子荣旨意在贵州的阴谋活动”,名曰“中南之行”。

第二件事,1965年12月初,徐子荣副部长到四川、云南两省考察工作,带着我、宋烈、陆石随行。途中因林彪诬陷罗瑞卿同志,谢富治也把在云南考察工作的徐子荣调至上海参加中央会议,动员徐子荣揭发罗瑞卿同志,遭到徐子荣的拒绝。造反派又把这件事情说成是我同徐子荣在四川、云南的阴谋活动,名曰“西南之行”。

第三件事,林彪诬陷罗瑞卿同志,说他在毛主席、林彪的住地安有窃听器。党中央责令公安部去查明真伪。1966年2月5日,我随徐子荣副部长带技术人员去上海、杭州、南京,检查毛主席和林彪住地是否安有窃听器。检测时,当地党委和军区主要负责人都在场。经过技术人员的仔细检查,没有发现窃听器。徐子荣副部长根据检查结果,详报党中央。造反派把这件本来已经清清楚楚的事情也说成是我同徐子荣的阴谋活动,名曰“华东之行”。

造反派把我这“中南之行”、“西南之行”、“华东之行”统称“三行”,组织围攻,要我交代同徐子荣同志的阴谋活动。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