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周恩来悼词背后的斗争:邓小平加持"尚方宝剑"(1)

2016-01-07 10:31:53  中国网  

周恩来总理逝世已近28年(2003年)。在周总理病危之际,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局长的周启才受中央之命,起草了讣告和悼词。周总理病逝后,他又列席了中央政治局讨论这两个文稿的会议,亲眼目睹了在总理丧事问题上的斗争。现在,他把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写出来,为世人提供了第一手的史料。

汪东兴纪登奎召开会议

1975年11月中旬,汪东兴和纪登奎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开小范围会议,到会的有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郭玉峰和副部长郑屏年,我也参加了会议。会议内容是根据中央指示,安排准备周总理的后事。要准备的有:起草讣告和悼词;拟定治丧委员会名单和遗体告别、吊唁活动、追悼大会等初步方案。讣告和悼词由我执笔拟出初稿,治丧委员会名单和遗体告别等事项,由郭玉峰和郑屏年拟出初步方案。完成时间暂定十天,越快越好。

总理患膀胱癌的消息,我是在1975年1月全国四届人大会议期间听总理亲自讲的。当时我是大会会务组的负责人之一,总理到天津代表团看望全体代表,谈话最后讲到自己的病情:“经医生检查,我膀胱上长了一个东西,现在正积极治疗,问题不大,请大家放心。”这次听了汪东兴、纪登奎的讲话,才知道他病得如此严重。在中办秘书局,我白天要承办中央和地方诸多必办事项,只能安排每天凌晨一点至四点来完成这项重大任务。我先动笔起草了讣告。讣告是悼词的缩写,悼词中其他方面的内容,特别是对周总理的评价,在讣告中就要确定下来。讣告完稿后,我接着起草了悼词,两个文稿共用了八个上述时间。完成起草工作后,我报告了汪东兴,他指示:“两件文稿由你亲自封存和保管,什么时候用,等通知。”

围绕讣告和悼词的斗争

1976年1月8日9时57分,周恩来同志与世长辞。上午10时许,汪东兴电话通知我,要我携带讣告和悼词初稿,同李鑫同志一起进行修改。我俩先修改讣告,因为下午政治局会议第一个议程就要讨论。李鑫对讣告个别语句做了一点修改后,我安排专人把修改稿送到中办秘书局印刷厂,要求下午两点以前印出交给我。下午三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会议由邓小平主持。我将讣告印件分发给到会成员,小平同志指示我在会上读一下。汪东兴考虑到小平同志耳背,示意我坐在他右侧后面读,以便他听得清楚。总理讣告是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名义发布的,全文约一千字左右。经过讨论,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了这个文件。这时小平同志问汪东兴:“悼词准备好了吗?”汪东兴说:“在总理生前准备了一个初稿,正在修改。”邓小平说:“那就等修改好了另找时间开会讨论。”

接着讨论治丧办公室提出的周总理治丧委员会名单,遗体告别、吊唁活动和追悼大会方案。在讨论中,“四人帮”十分猖狂,他们极力压低周总理的治丧规格,对治丧办公室提出的有关治丧方案和建议横加斥责。如治丧办公室提出请外地的李德生、许世友、韦国清和赛福鼎四位政治局委员来京参加总理遗体告别和追悼大会的建议时,江青、张春桥厉声责问:“你们什么意思?是不是还要把京外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也都叫到北京来呀?”当治丧办公室提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吊唁活动,时间安排五天,人数安排六万时,“四人帮”极力反对,硬是把时间压缩为三天,人数压缩到四万。周总理讣告和治丧委员会名单,报经毛主席批准后,1月9日在全国各大报纸头版登出。举国上下顿时陷入极度悲痛。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