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抗美援朝的美丽女兵们:曾用嘴为受伤战士排尿(1)

2015-12-30 09:50:23    人民网

题记: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支威武之师中,有一群女兵,她们写下决心书,担负起机要兵、文艺兵、卫生兵等多重战争角色,舍生忘死地与男兵一起,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

过了江的都是英雄

10月28日,记者走进武汉市马房山干休所彭淑滢老人的家,随处可见生命的红色:大红的中国结、红色的电视布,书桌上的五星红旗,映衬着在场十几名女兵历经岁月洗礼后顽强的美。

她们是15军抗美援朝志愿军,1951年3月入朝,当时年龄最大的21岁,最小的才13岁。忆往昔,她们说得最多的是“过了江的都是英雄”。“在那个时代,参军是一种时尚。”黎梅君和周利群笑着回忆,“起初,我们凭着一腔革命热情,对战争毫无概念,但是一过江,我们全都改变了。”

黎梅君说,刚到鸭绿江边,她们就迎来第一个考验:过江大桥已炸得支离破碎,横在滔滔江水上的是一根根枕木。女兵们个子小,很多人都是一步一步爬过去的,不敢低头看江水,害怕掉下去。

跨过江,女兵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仅一江之隔,一边是祖国宁静美丽的丹东市,一边是朝鲜境内被炸得瓦砾遍地、尸横遍野的新义州,使命感撞击着每个战士的心——决不能让这种情景发生在祖国。

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她们深入前线慰问,在敌人的炮弹扫射下唱歌跳舞,完成演出任务;她们在寒风中敲开结冰的河面清洗纱布,冒着弹雨护送伤员;她们背着100多斤的粮食、弹药给前方军队送补给。杨毅自豪地说,虽然她没有立过大功,但她和所有渡过鸭绿江的女兵一样,没有投降、当逃兵,她们淌了汗,流了血,负了伤,个个都是好样的。

谁说战争让女人走开

作为15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的女护士长,王兰香曾立下一等功,获得金日成勋章。

王兰香如今已81岁高龄,身患重病,坐在轮椅上。她记得,我军打过“三八线”,进入南朝鲜作战时,她带着30多个伤病员,跟随大部队行军。一路上,敌机狂轰滥炸,她总是奋不顾身地扑在伤员身上,用自己身体做掩护。一次扫射过去,她身上的背包打出9个洞。那次转移,王兰香出色完成了任务,没有落下一个伤员,也没有让伤员再一次负伤。

王兰香没上战场时,见到年轻小伙总脸红。可一到战场,她忘却了少女的羞涩,以阶级友爱精神照顾好每一个伤员。一次,一名伤员因膀胱受伤导致排尿困难,王兰香尝试着用注射针管直接从尿道口帮他往外抽尿,但反复几次都不成功。看着战友痛苦的样子,情急之下,她俯下身用自己的嘴吮吸着伤员的排尿口,向外吸尿。这个在战场上拼了命与敌人搏杀的钢铁战士,这个负伤以来从没叫过疼流过泪的硬汉,在看着王兰香一口一口往外吐尿时,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王兰香说,这是每一个卫生员的职责。行军途中,有战士脚起了血泡,她们就拔下自己的头发,消毒后给战士穿血泡;有战士面部负重伤,自己不能饮水进食,她们就嘴对嘴地喂伤员喝水吃饭;朝鲜天气寒冷,负伤的战士血流不畅,她们就解开自己的衣服,用体温给战士取暖……

战争不可能、也不会给不同性别的群体留下任何保护。周德全告诉记者,他们每天吃饭、睡觉之前都要清点人数,可能昨天还一起战斗的战友,今天就看不到了。这群一二十岁的小姑娘,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战火青春。

歌声唱遍所有阵地

在激烈的战场上,文艺兵和奋勇杀敌的战士们一样,常常战斗在最前线,给战士们带去精神上的安慰与力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