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抗战中的张爱萍:主动把马让给日俘骑自己走路(1)

2015-12-30 09:31:56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88年6月20日上午,江苏盐城市新四军纪念馆来了一位名叫森垣嘉一的日本老人,他自称是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淮北支部的成员,专程前来收集张爱萍将军当年在新四军苏北三师和淮北四师指挥敌后抗日斗争史料的,准备回去写一本有关张爱萍将军的书。笔者时任新四军纪念馆馆长,就问他:你怎么想起要写张爱萍将军的书?你和张爱萍将军熟悉吗?他答道:我与张爱萍将军是萍水相逢,谈不上熟悉,但他为人处事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所以我想写他。我这次来新四军纪念馆采访,就是张爱萍将军提议的。接着,森垣嘉一便向我介绍了他与张爱萍将军相识的故事。

那是1944年9月16日的上午,森垣嘉一和另外两名日本战俘,由新四军战士护送去淮北抗大四分校学习,其时彭雪枫师长在指挥作战中牺牲,张爱萍调任第四师师长,正巧一起同行。森垣嘉一见张爱萍骑着白马从自己身边走过时,亲切地向他点头致意,感到十分意外,便与同行的竹田信说:“新四军当官的没架子,待人真友好。看上去这人起码是个营长。”竹田信说:“这人很有风度,怕不止是营长哩!”

晚上在淮海区一个小村子里宿营。村长见来了新四军首长,特地将前几天从日军运输队手上缴获的一批罐头食品送来。张爱萍吩咐警卫员,把罐头食品送一部分给护送日俘的战士,还请三个日俘前来共进晚餐。

大家坐下后,张爱萍对房东说:“老大爷,你看他们像什么人?”

房东不知就里,打量着三个日俘,摇摇头。

“你看他们是不是日本人?”

老大爷疑疑惑惑地端详着三个日俘,摇头说:“日本鬼子下乡,个个凶神恶煞似的,他们哪像啊?”

森垣嘉一忍不住说:“这位当官的说得不错,我们是日本人。我化名金子良,伪装日本商人,是搞特工被新四军俘虏的。”

老大爷更加惊讶了,望着森垣嘉一:“你们日本鬼子也会说中国话?”

张爱萍说:“他们现在已不是日本鬼子,是我们的日本朋友,我们一起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

他们边吃边谈,张爱萍不住地把牛肉罐头和水果罐头让给日俘吃,还说:“多吃点,明天还要赶路。”

第二天清早,森垣嘉一他们继续上路。张爱萍骑着白马从后面过来,见森垣嘉一走路一瘸一拐的,估计是脚上磨起血泡,笑着从马上下来,说:“你成‘泡兵’了,走不动了,骑我的马吧!”

森垣嘉一连说了几个“不、不”,执意不肯,张爱萍硬是让警卫员把他扶上了马,自己和战士一起步行。森垣嘉一很感动,心想:优待俘虏,也就是不打不骂,哪有当官的走路,让俘虏骑马的?这样优待俘虏真少见。

中午,走过路边一家小饭店,饭店门前两株大柳树像两顶凉棚,张爱萍见这地方凉快,招呼大家在此休息吃饭。这时,森垣嘉一向让马给自己的张爱萍表示感谢。张爱萍说:“你现在是我们的朋友,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不必感谢。”森垣嘉一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问:“请问长官,你们中国为什么北方的水都叫河,黄河、淮河、沂河,南方的水都叫江,长江、珠江、湘江?”张爱萍沉思一会,答道:“北方的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人们把有水的地方都叫河。南方的长江流域也是先民居住的地方,后来中华民族一部分南迁,又依南方人习惯,把有水的地方称作江。是不是这样,还有待历史、地理学家研究考证,我也说不好。”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