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红色高棉游击队躲深山25年赤身裸体:近亲通婚

2015-12-03 11:36:29    中国台湾网

核心提示:共有22个孩子在避难中出生(他们的“部落”从12人增加到了34人)。他们从没见过其他人。孩子们长大成人之后,近亲通婚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近日,在腊塔纳基里省,容春窿(前)和家人聚在门前,他们与世隔绝已有25年了

本文来源:南方网,作者:佚名,原题为:《红色高棉游击队躲入深山25年食野果与猛兽为伴》

一支柬埔寨红色高棉小股游击队告别“野人”生活,重返家园

南方网讯为躲避入侵的越南军队,柬埔寨红色高棉一小股游击队1979年躲入茫茫丛林,以野果为食、猛兽为伴。度过25年“野人”生活之后,上月初他们踏上归途,外面的世界已是21世纪,昔日红色高棉领导人已作古多年。日前,这支刚刚回归现代社会的“野人部落”向记者讲述了丛林求生的经历。

——逃亡——

密林深处直至不见归路

当越南军队1979年1月占领自己的村落时,红色高棉战士容春窿未及多想就和朋友、家人一起逃进柬埔寨东北部的深山。但他没有想到,这次逃亡会长达25年。

现年39岁的列芒随队出逃时仅有15岁。谈起村庄陷落时的情形,列芒说:“我亲眼看见3人被杀,怎么能再在这种地方呆下去?绝对不行。”越南军队在丛林外围展开搜捕,他们一次次退向密林更深处。

容春窿回忆说:“一听到枪声或者人们伐木的声音,我们就立即转移。”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东北400公里的腊塔纳基里省,他与阔别25年的亲眷相拥而泣。

他们一次次搬迁,一次次远离家园。“我都记不清这些年里搭建过多少棚子容身了,”容春窿说,直到迷失在柬老边境的密林深处,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苦熬——

赤身裸体虎狼蚊虫为伴

逃亡之初,这支包括4个家庭、几十口人的游击队带走了一切可带之物,从枪支、刀子、衣服到粮食、食盐以及锅碗瓢盆。

然而,当逃亡生涯从几个星期延长到几个月乃至几年时,这些人被迫开始了“野人”生活。衣服穿破了,他们赤身裸体;孩子出生了,他们把树叶、树皮制成“衣服”,给孩子遮挡严寒和传播疟疾的蚊虫;丛林中有虎狼、毒蛇,还有越战遗留的地雷。

“我们只想活下来,”列芒说,“任何咽得下的东西都是我们的食物———红蚁、老鼠、毒蛇、鸟肉,甚至树根。”不过,他们会把鸟类衔来的种子留下,因为还要种出仅有的口粮。

共有22个孩子在避难中出生(他们的“部落”从12人增加到了34人)。他们从没见过其他人。孩子们长大成人之后,近亲通婚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回归——

拾到轮胎制“波尔布特鞋”

随着成员健康状况普遍恶化,队伍的领头人决定:回归是唯一的活路。

怀抱5个月大的幼子,列芒的妻子说,“我们想回来,却没人能带我们走出来。”“那我们也得出来,我死也要死在一个好些的地方,不能在丛林里悲伤地死去,”列芒说。

决定回来之后,他们用碰巧拾到的一只轮胎制成“波尔布特鞋”,开始寻找归途。不过,他们当时还不知道,红色高棉前领导人波尔布特已于1998年4月15日病故。

几天之后,他们在柬埔寨邻国老挝被警察收留,并在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资助下返回家园。又惊又喜的亲眷们拿出米酒、肉汤和新鲜木瓜,欢庆亲人从死亡和被遗忘的边缘回归。

——变迁——

丛林青年看到汽车模样

现年60岁的妇人农空塔说:“我就感觉他们藏在丛林里,但联系不上,真为他们感到遗憾。”她向归来的逃亡者讲述了柬埔寨1993年恢复君主立宪制、波尔布特去世以及一切他们不知道的变迁。

对那些出生在丛林里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对现代社会唯一的认识或许就是天上偶尔驶过的飞机。他们看到飞机在天空留下白烟。20来岁的芒卡扬就是其中之一,他说:“我在林子里时,只见过狗熊、毒蛇和小鹿,但现在我见到了许多不同的东西,感觉就像从黑暗走进光明。”

一辆卡车停在他的身后。他喝了口酒,接着说:“我想感谢老人们勇敢地带我走出丛林,否则我绝不会知道汽车是什么样子。”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