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文革中将"炮打"林彪惊动军内外:揭其反毛泽东(1)

2015-12-03 11:06:57  中国网  

王诤将军

本文摘自:《文史春秋》2004年第7期,作者:刘亦实,原题:《铁骨铮铮的王诤将军》

“文革”中递条子批林彪,王诤无私无畏

1968年4月的北京,早春天气,乍暖还寒。位于西郊三里河的国家机械工业部大楼里里外外到处贴满了大标语、大字报,乱糟糟的。这座大楼共六层,大屋顶,飞檐凌空,中西合璧式的建筑风格,全楼呈“回”字形,四楼相接。从一机部到七机部都在这幢建筑物内办公。王诤长期担任四机部部长,资深望重,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三年前,由贺龙、聂荣臻元帅建议,经毛泽东提名,调王诤为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参四部部长,足见中央领导人对他的器重。这次,他是被造反组织弄回四机部接受“群众批判”的。

目睹部机关被搞得一团糟,几乎停止办公,王诤百感交集,怒火中烧,对林彪、江青、陈伯达、康生一伙打着毛泽东的旗号倒行逆施的种种行径深为不满。就在上个月下旬,林彪在三军万人大会上,面带杀气地宣读了中央军委命令:立即撤销代总参谋长杨成武、空军政委余立金、北京卫戍区司令傅崇碧三位高级将领的职务,称之为“反党阴谋集团”,并决定严加查办。王诤心中明白,那几位将军是无辜的,是军界的又一批受害者。他气得几夜失眠。他对林彪的所作所为尤其恼火:你是堂堂的解放军元帅,又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为何只为了排除异己就不顾事实、歪曲党史、军史,拉帮结派,搞阴谋,耍手段?这几年来,就说军内吧,朱德、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陈毅……这些元帅都被你整过,算计过!别人敬你、畏你,我偏不敬你,不畏你……

王诤越想越恨得咬牙切齿,一个念头在脑海里盘旋……

当天下午,中央军委办事组、全军文革小组在三座门军委大院召开国防军工生产会议,电话通知王诤务必参加。王诤准时赶到了会场。林彪没来,但他的老婆叶群(已当上军委办事组副组长)和新任命的总参谋长兼军委办事组长黄永胜,副总长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温玉成等人都来了。到会的还有叶剑英、聂荣臻两位老帅。副总理兼公安部长谢富治、北京军区政委郑维山以及国务院负责抓生产的李先念、纪登奎等也到会。王诤到会场后,即在后排找个位子坐下,闭目养神。

会议由黄永胜主持。他无端地严厉指责了陈毅如何如何“反对”毛泽东,又批判罗瑞卿如何“破坏”国防军工生产,还含沙射影地批评叶帅对林副统帅不尊重。叶群接着讲话,不时扬扬手中的小红书,口口声声林总如何如何,王诤更是反感到了极点。实在忍无可忍,他取出钢笔和小本子,写了两张纸条,内容大意是:林彪同志不是没有缺点和错误,他在红军长征时期就两次反对过毛主席;遵义会议后,林彪还主动联络XXX,想夺去毛主席对中央红军的最高指挥权……条子不长,但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他请坐在他前排的黄知真将军递上字条,黄知真传递给自己前排的钟赤兵将军,一个个传递。黄永胜看了字条,脸色顿变,他恶狠狠地瞪了后排的王诤一眼。王诤却神色自若。他已横下一条心来,就是要碰一碰声名显赫、如日中天的林副统帅,杀杀他和他一伙走卒的嚣张气焰!王诤早已作好了被捕被打击的思想准备。前几天,他就对夫人秦岩交待了后事该如何办,暗示自己极可能出祸端。他没给自己留下退路。此刻,王诤双手抱臂,嘴角挂着一缕傲然无畏的冷笑。

黄永胜将字条递给叶群,吴法宪、邱会作等依次传看,个个神情惊恐。他们交头接耳,议论了一会儿。接着,黄永胜打开小红书,念了一段毛主席语录:“……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会自己跑掉。”接着,他以手掌击桌,声色俱厉地宣布:“会场上竟有人公然跳出来,赤膊上阵,猖狂反对林副统帅。这是当前军内文化大革命中又一起极为严重的政治事件,性质非常严重……”

与会的人都惊讶不已,纷纷将目光转向王诤。王诤肩披黄呢子军大衣,依旧双手抱臂,面色冷峻,凛然无畏。第二天,军委办事组宣布王诤隔离审查,他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这就是轰动军内外的“炮打副统帅事件”。

王诤被扣上一连串黑帽子,大会斗,小会批,林彪及其追随者们恨不得将他公开处死。王诤被剥夺了自我辩护的起码权利,他被坐“飞机”,戴高帽子,整得死去活来,还是不肯为“炮打”一事作检讨。专案人员一时无计可施,几个月以后,东北乌苏里江畔发生了中苏边防军武装冲突,即珍宝岛事件。为了对付“新沙皇”,毛泽东亲自主持召开中央军委会议。会上有人谈到前线的无线电通讯屡被苏军电子干扰,已造成某种不利后果。毛主席当即责问林彪、黄永胜:为什么不及时抽调我军在几年前就已组建的电子干扰部队参战?同时,又问到王诤的情况。林彪、黄永胜等人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毛泽东回顾了红军长征与抗日战争时期的一次次斗争,郑重指示:王诤是立过大功的同志,是功臣,有缺点错误可以帮他改么,一棍子打死不是党的政策,要尽快让王诤出来工作……

这样,王诤终于逃过了灭顶之灾,又有了为党为军队为人民效力的机会。林彪一伙于心不甘,对他仍多方限制,作为内部“监控”,还时不时地批判他“右倾”,诬称他脑后有“反骨”。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两年以后,“九一三事件”发生,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王诤长期压抑的心情顿时为之一振。他一心只想多做工作,把失去的宝贵时间补回来,怎奈又遭到“四人帮”的干扰、破坏,电讯科研搞不上去。但他仍奔走呼号,与极“左”的祸国殃民的一套作坚决的斗争,终于看到了“四人帮”的垮台。由于身心受到损害,他的健康一天不如一天。1978年8月13日,王诤将军病逝于北京,享年69岁。王诤将军的浩然正气将永留人间。

王诤将军一生功勋卓著。早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就是红军的电讯专家。解放后,长期担任第四机械工业部部长,是新中国电子工业的开拓者。1964年,他被毛泽东点将,出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参四部部长。在革命斗争中,他一身正气,刚直不阿,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好汉。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