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王彬彬谈唐纵日记:胡宗南看不起林彪低三下四

2015-10-26 10:51:53  南方周末  

唐纵是国民党军统要人,又长期在蒋介石侍从室任职,更担任过内政部政务次长、保密局长、警察总署署长。1949年唐纵逃往台湾时,把他1927年至1946年间的日记留在了大陆。这日记,真是宝贵的史料。1991年8月,群众出版社以《在蒋介石身边八年——侍从室高级幕僚唐纵日记》为名,出版了这部日记。我以为,出版这样的史料,除了对日记中人事做必要注释外,应不做其他任何处理。但唐纵日记的编注整理者从日记中归纳出十二个主题,按主题编排日记,在每一主题下,又有一些章回小说般的小标题,弄得史料不像史料、演义不像演义。那小标题如果弄得像回事也就罢了,却又可笑之极。我说这些,是希望有出版社能把唐纵日记更像样地出版一次。

群众出版社出版的唐纵日记虽然在体例上不伦不类,但毕竟没有从根本上损害其史料价值。我们还是能从其中知道民国时期的许多事情。这里,谈谈日记里写到的林彪

1937年秋,林彪在平型关伏击战中受伤,在延安治了一年多,仍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于是到苏联治疗。林彪在苏联一住三年多,到1942年初才回国。如果仅仅是为了治病,是不需要在苏联住上三年的。在苏联住着,一则可以把身体养得更好;二则可以在苏联学习些东西,尤其是军事方面的东西;三则可以扮演中共驻苏联代表的角色。

1941年12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国际局势剧变,林彪不能再呆在莫斯科继续养下去了。1942年1月初,林彪乘苏联飞机到达兰州。一年前的皖南事变,使国共关系变得很紧张,林彪回国时,这种紧张状态仍继续着。而林彪则负有缓和两党关系的使命。林彪没有直接回延安,而是在兰州和西安与国民党高层军政人员广泛接触,后来,又去了重庆,在重庆,除了与黄埔同学聚会,还几次拜谒蒋介石。让林彪扮演这种角色,应该首先是斯大林的意旨。斯大林希望国共团结起来,拖住日军,使日本不至于与希特勒一起进攻苏联。林彪是名将,又是黄埔学生,是可以称蒋介石为校长的人,与许多国民党高层军政人员有同学之谊,所以适合扮演这样的角色。

但西北和重庆的黄埔同学,似乎对林彪的印象并不佳。在西安,林彪与衔命镇守西北的胡宗南有过接触。蒋介石有命令,要对林彪礼遇,所以,胡宗南表面上对林彪很客气。但据杨者圣在《在胡宗南身边的十二年》一书中说,私下里,胡宗南对林彪很鄙视:“胡宗南对熊(向晖)说,林彪没有骨头。到西安称胡宗南是学长,希望学长给他指示。胡宗南说,他是共产党的方面大员嘛,让我给他指示?很看不起他。”林彪送给胡宗南一个苏联带回的皮挎包,胡宗南不要,顺手给了机要秘书熊向晖,熊表示也不要共产党的东西,于是送给了勤务兵。熊向晖是潜伏在胡宗南身边的中共党员。杨者圣这本书,是熊晚年的口述实录,熊晚年还记得胡宗南对林彪的鄙视,可见对此事的印象很深。

唐纵日记里数次写到了在重庆的林彪。1942年10月16日写道:“晚,在漱庐聚餐,谈中共林彪来渝,同学招待他,事先商谈一致态度。”次日日记则写道:“晚上康兆民(康泽)、滕俊夫(滕杰)宴林彪,周恩来,约贞夫、介民、介生、我作陪,彼此均谈黄埔关系……林彪黄埔第四期毕业,现任一一五师长,前年负伤赴莫斯科医治,今年始回国。据云林在苏系学习机械化,观其面部一脸阴气,深沉阴险而干练,言谈审慎。周恩来年四十余,望若三十许人,如一白面书生。”唐纵是管情报的人,说林彪在苏联学习机械化,自有道理。看来林彪在苏联,始则疗伤,继则深造。

胡宗南看不起林彪的低三下四。而唐纵,据沈醉在《军统特务头子唐纵》一文中说,是个“大阴谋家”。身为大阴谋家的唐纵一见面就觉得林彪“深沉阴险”,也算慧眼识同类。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