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李锐揭秘文革秦城:30余高干死亡 20人被打残(1)

2015-06-01 10:40:23  文汇读书周报  

2014年7月,李锐在游泳池中游泳,时年九十八岁。

摘要:北京市委书记刘仁一直戴着手铐,吃饭都不自由,最后铐死在里面。“文革”期间,秦城共关了五百零二人,高层干部有一半多,死在里面的近三十人,被打伤致残的二十多人,得精神病的近六十人。这个数字是我后来负责组织编写中共组织史资料时查清的。

■盛禹九

李锐先生是本报重要作者,早在二十多年前,李锐先生即将其新作《周恩来带队查勘三峡记》交由本报独家首发(参见二版)。值此先生九九华诞之际,本报特刊此文,祝先生更加健康长寿,“越活越年轻”!

--编者

今年4月13日,是李锐同志九九寿辰。不久前,笔者向他请教健康长寿之道。这位老人神采奕奕,侃侃而谈,不知疲倦,其谈话内容丰富,别具一格,已远远超出一般“养生”的范畴。现将谈话记录整理如下:盛禹九(以下简称“盛”):您老今年九十九,即将步入“白寿”之年。和您同一年龄段、“一二九时代”的许多老友,如于光远、李昌、胡绩伟、黎澍、李普等人,虽然都活到高龄,仍一个个先您而去,唯有您老人家“一枝独秀”,至今耳聪目明,思维敏捷,笔耕不辍,还能游泳,常下围棋。这究竟是源自何处?能谈谈您的健康长寿之道吗?

李锐(以下简称“李”):可以。我的老家在湖南平江长寿街,著名的汨罗江在那里流过。那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盛产茶油,听说经常食用这种油脂,可预防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抑制动脉粥样硬化,降低胆固醇。据传南宋理宗时,此地有三个老人均在一百岁以上,县令申请以国典赐宴,故名“长寿街”。

长寿街多长寿人。这个乡镇总面积二百多平方公里,人口四万多,至今九十岁以上的人比比皆是。原来的中顾委有四个长寿的人:方强、刘志坚、张震和我。去世时,刘志坚九十五岁,方强一百零二岁;张震现年一百岁。平江老将军长寿的还很多。我的父亲去世较早,母亲是醴陵人,活到九十岁,大姐也活到九十一岁。我能活到今天这把年纪,是否和家乡水土、遗传基因有关,我不大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喜欢体育活动,一生都在不停地运动。体育锻炼是我健康长寿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也还有社会和家庭等原因。

一生都在运动

盛:能谈谈您的运动锻炼经历吗?

李:我六岁在长沙楚怡小学上学,接着上岳云中学。这两个学校都非常注重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至今还记得:小学一年级硬纸印的《好习惯》二三十条,经常据此相互批评和按条通过。小学体育教员陈奎生非常敬业,教我们各种游戏和球类,包括打乒乓球。当年陈奎生跟毛泽东常有来往,1950年他跟周世钊一同来北京见过毛。陈老师使我从小热爱体育,培养我许多运动技能。上中学后,我就成了排球和足球校队的主力队员。那时的排球比赛是九人制,我打三排中,足球是守门员。后来到了武汉大学,我仍然是这两支校队的主力队员,排位依旧不变。武大校队在武汉各校的比赛中得过奖,还远征长沙,把长沙所有的校队都打败了。

体育锻炼使我身体强壮,培养了我大胆敢于冒险的精神。记得1938年我在徐州从事地下工作,曾代表徐州的青年团体到武汉参加全国学联代表大会。当时,为了抢时间参加会议,南京失守后,国民党大员唐生明去武汉的专列停在车站,军警不让我上车,我就偷偷站到火车头前的长铁板上,那当然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火车开动后,一路上很多人看见我站立在车头上,都吓坏了。在郑州停车时,车上的警卫人员不得不让我进入车内。一到武汉,我就重感冒了!

除了球类运动外,我一生最喜欢游泳。在岳云中学念书时,结交了几个湖南大学的年长的朋友,是他们教我在湘江里学会游泳的。此前一个人独泳,曾发生过几乎淹死的危险。到了武大,你很熟悉,那里有个好大的东湖,湖边用木头搭建的游泳池有跳水台,我还学会了跳水。湖中心有个小岛,每当课余假日,我从跳水台游到小岛,来回一两千米,“极目楚天舒”,那真是一种使人心旷神怡的运动。

到延安后,仍坚持游泳。延河水很浅,只有清凉山下有一段比较深,那是我经常戏水的地方。

1949年进城工作后,没时间游泳了。1963年流放到安徽磨子潭水电站,有一个大水库,又有了游泳的机会;我写过一首七律,其中后四句,说明当时怀念水电,借此训练心情:

碧光万顷独呼吸,

翠色千重一览收。

唯有群山殷切甚,

朝朝伴我库中泅。

1975年从秦城放出,又回到磨子潭时,当地禁止我游泳了,可能是怕我淹死,他们要担责任吧!

1984年我正式离休,进入晚年,绝大部分的运动锻炼都难进行了,唯有游泳至今仍在坚持,在游泳池,每星期多达五次,从一千二百米到一千米,又到八百米。2008年做了心脏手术,遵医嘱,现在减少到三百米;仰泳一百米,五分钟,在老人中还算快的。我有一种本事:可以躺在水面上不沉,自得其乐。

游泳是体育锻炼中最能活动全身的一种运动,比较平和、自由、随意,老少咸宜,值得大力提倡。

1970年后三十多年住在楼上,有个阳台,每天两次到台间活动,两脚跳踏几分钟,同时做俯卧撑。为了保护好视力,早在延安坐牢时就学会了做眼睛的按摩操。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社会文史娱乐汽车科技旅游城市文化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

新闻频道
国内国际社会评论文史专题经济新闻图库老照片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历史网友原创军事专题军事图库武器装备军事文化
汽车频道
车闻Update漫话车型漫记车映像实拍解析行业动态新车资讯独家评测汽车生活人文之旅
教育频道
留学移民高考中小学拒讲堂师说商道商论
游戏频道
游点意思网络游戏网页游戏单机游戏手机游戏军事游戏游戏产业发号中心游戏美女图说游戏囧游囧事
科技频道
业界互联网行业通信数码手机平板IT硬件相机笔记本家电产品库
旅游频道
X旅行视界目的地 美图发现社区
文化频道
专题非遗沙龙历史艺文博览读书图库书画禅文化
书画频道
资讯收藏展览在线展厅艺术家视觉专题
体育频道
国际足球中国足球NBACBA 综合体育图片汇总专题策划
视频频道
新闻军事中华出品原创娱乐纪录片微电影决胜海陆空
娱乐频道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专题图库论坛
公益频道
老兵出镜老兵动态老兵资料库关爱老兵在行动公益组织公益人物
城市频道
城市聚焦城市设计城市生活城市策划城 市图赏城市加盟城市论坛
社区频道
中华论坛网上谈兵中华拍客社会时政国际风云生活消费休闲旅游美丽女人娱乐八卦经济风云情感世界文学天地
好医生频道
保健养生疾病防治行业资讯名医谈健康 医生专栏食疗跑步
经济频道
国内宏观海外经济产经商贸时尚消费电商眼球儿企业故事专栏评说识局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