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彭德怀谈被打倒:讲真话被小人离间与主席关系(1)

2015-06-01 09:52:31    光明网

1963年以后,彭德怀在吴家花园的生活更加孤寂,园内工作人员和警卫班党组织开会不再通知他,中央党校不再让他听课,也不再有教员来辅导。偶尔校领导来过问一下,来的时候总是几个人一起来,回去后要向中央写出专门报告。

彭德怀预感到再也没有希望洗刷强加给自己的罪名了,于是放弃了向毛泽东申诉的念头。此后三年,他没有再给毛泽东和中央写只言片语。

在万念俱灰之后,彭德怀反倒坦然了许多,常常自我解嘲地说:“这下好了,我终于被推上了另一个极端。”彭德怀坦然了,但他的妻子浦安修却被卷入令人窒息的党内斗争之中。

浦安修当时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党委副书记。从丈夫自庐山“跌下马来”,冷遇、白眼、刁难、咒骂和日益沉重的政治压力始终缠绕着她。八届十中全会之后,压力升级,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些人给她做工作,要求她与彭德怀“划清界限”。所谓“划清界限”,即是选择离婚。在痛苦和迷茫之中苦苦挣扎的浦安修,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把离婚报告交到北京师范大学党委。浦安修没有勇气去找彭德怀谈离婚的事,只好找到彭德怀的侄女彭梅魁,向彭梅魁交了底。

北师大党委将浦安修的离婚报告呈送给北京市委副书记兼副市长刘仁,刘仁转报给杨尚昆,杨尚昆又请示总书记邓小平。邓小平在离婚报告上批示:这是家务事,我们不管。

浦安修让侄女转达她的离婚要求。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