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彭德怀落难后遭侮辱毒打 "文革"中得不治之症(1)

2015-05-28 10:17:50    人民网

罗小明(作者系罗舜初长子)

““左”没有纠成,彭德怀却成了“资产阶级野心家、伪君子”,对于罗舜初来说,这个弯子实在没法转”

1959年8月16日下午,正在哈尔滨汽轮机厂参观的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接到北京打来的紧急电话:“军委通知,要开扩大会议,请你明天马上赶回北京。”

“我今天刚到,还有一大摊事没办完呢!能不能缓两天再回去?”

“不行,军委通知不准请假,必须准时到会!”看来没价钱可讲,只有回去了。可这一趟总不能空跑吧,罗舜初放下电话,立即布置挑灯夜战,连夜开会。

回到北京后罗舜初才知道,就在他离开北京的那一天,在庐山上召开的八届八中全会落下了沉重的帷幕。全会做出的决议不是总结“大跃进”以来的经验教训,而是《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和《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错误的决议》。

对于这个意想不到的结果,罗舜初很有些想不通。平心而论,在军队建设的许多问题上罗舜初和彭德怀都有相同之处。在高级干部眼中,彭德怀是个不党不群、严肃有余的人。罗舜初随彭德怀出过几次差,每次路上都是彭德怀独自在他的车厢内看书、批文件,随行的各单位负责人则在另一节车厢聊天、打扑克,等候彭德怀的传唤。彭德怀叫到谁,谁就过去谈工作,谈完就走,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谁若想和他套近乎多说几句,肯定会挨骂。现在怎么会闹出个“军事俱乐部”来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说彭德怀艰苦朴素是假的,是“伪君子”,就更让人不可思议了。抗战中期,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到苏北新四军看病回来,捎回了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给罗舜初的一封信。红军时期,罗舜初在军委一局当参谋,张云逸是一局局长。老局长在信中勉励正在成长中的小参谋,要他向毛主席学习总揽全局、向周恩来副主席学习细致的工作作风、向彭德怀学习艰苦朴素的优秀品质,可见彭德怀的艰苦朴素,在党内军内早已有口皆碑。

1959年的5月,罗舜初从海南岛出差回来,看到北京正在为迎接国庆十周年而热火朝天地突击进行十大建筑工程时,在一路上看到的贫困现象以及海军部队面临的艰难条件,在他头脑中形成了强烈反差,不禁感慨万分:“群众生活这样苦,十大建筑能不能少搞几个,缓搞几个。”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