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女地下党:有男同志借口留宿将手往我被子里插(1)

2015-04-08 11:36:08  快乐老人报  

谭珊英与丈夫陈柏生(资料图)

1926年初冬,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六期在长沙招生,且破天荒招收女生,我母亲谭珊英被录取。后来,我母亲曾经在厦门、上海做党的地下工作。下面这些故事,就是母亲生前讲述给我的--

陶铸传授秘密工作技能

1930年春到厦门找到共产党地下组织,福建省委书记罗明和我谈话,指派我担任省军委内部交通和文书,和省军委秘书陶铸假扮夫妻作掩护。

陶铸把我带到鼓浪屿一座二层楼房的二楼,说这就是我们的办公室兼卧室。晚上,陶铸让我睡帆布床,他用席子摊在楼板上睡。我刚满20岁,素来脑子单纯,就毫不客气地睡在了床上。陶铸教我许多秘密工作的技能。有一次,他递给我两件白衬衣,说:“这是从苏区带来的,上面用米汤写着秘密文件,你用碘酒一刷就会显出字来,照着抄好给我。”哦!原来如此,多新鲜呀。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