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朱正:四清运动目的就是寻找大跃进失败替罪羊(1)

2014-10-16 11:23:06  南方周末  

曾彦修近照。 (马立国/图)

曾彦修近照。 (马立国/图)

    在反右派斗争中,曾彦修是出版界排名第一的右派分子;又是第一个上《人民日报》的党内右派分子。这时候他是人民出版社五人小组的组长,正是他在主持本单位的反右派斗争。他这右派分子是他自己决定要划的。这大概是绝无仅有的了。

    《平生六记》 曾彦修著 北京三联2014年8月

    曾彦修的《平生六记》记下了他经历的六次政治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土地改革运动、三反运动、肃反运动、反右派斗争和四清运动。这些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头等重大的事件。这本书就是很具体地记下个人在这些运动中的经历,完全无意于展示运动的全貌,可是正如胡适说的“真正的历史都是靠私人记载下来的”(《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新星出版社,2006年版,第166页),《平生六记》的记载是一部真正的历史。

    镇压反革命运动,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以下简称《党史》)中说:“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敌我矛盾还很突出的条件下进行的一场尖锐的对敌斗争。由于当时司法体制和审判程序不够健全,一些地方的镇反工作中出现过错捕、错杀等偏差。”(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版,上册,第49页)对于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当时的偏差,或者说草率到什么程度,在曾彦修的这本书里有一点反映:1951年4月,在广州市,一次处决的人犯就有一百四十多名,“其中还有一个解放前的省教育厅长×××,经记者了解,是解放广州后又从香港公开回来的,这人要处决究竟是怎么回事?”(第20-21页)这就能够给人们一点具体的印象了。

    土地改革运动中,曾彦修率领一个两三百人的工作团到广东云浮县做土改工作。他在书中这样描写了当年流行已久的工作模式:

    土改工作队进村后,必须绝对地、长时间地“访贫问苦,扎根串连”,建立或重建阶级队伍之后,才能谈得上进入斗争,如反霸、斗争地主等阶段;之后是分田阶段;再之后是建党建政、动员参军等阶段。再之后,又是另派工作队来搞“复查”等等;一个否定一个,一个说前一个“右倾”。已形成宪法,半点不能移动。……工作队动不动就要换三几次。翻烧饼、煮夹生饭,一次一套,统统反右,从不反左,不把农村搞得稀烂才怪。(第3-4页)

    三反运动,即所谓“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运动。当时把运动对象称为“老虎”,所以又叫做打老虎运动,《党史》高度评价了这个运动的意义:“‘三反'运动,是党在全国执政以后保持党政机关的廉洁,反对贪污腐败的初战。”不过也承认了“在追查贪污犯即‘打老虎'阶段,由于推广‘作出具体计划',定出必成数、期成数,并根据情况发展追加打虎数字'的经验,要求对于有贪污嫌疑的人‘大胆怀疑,搜集材料,试行探查',许多地方和部门曾发生过火斗争的偏差。”(第161页)至今还有人写文章称三反运动是一次反腐败的重大举措,予以充分肯定的。

    可是事实上呢,这时曾彦修是《南方日报》的社长,他在书中说了他看到的情况,说,这些“老虎”,都是

    硬逼、硬打出来的,根本上没有什么材料,或者找些事情来附会上去罢了。比这更严重的事,我都体验过,所以我能判断这些全是假的。我一看这些“老虎”,吓了一跳。他们怎么可能会在进城之后,就立刻变成贪污分子呢?这些人,有些不是比我参加革命早么?他们中有哪一个不是经历过多年苦斗,不惜牺牲生命来干革命的呢?有些人还经历过几年艰苦危险的游击战争锻炼的,怎么一进城几天就变成贪污分子呢?……我从根本上不相信会有此等事情。(第14-15页)

    书中提到了两个登在《南方日报》头版头条的“大老虎”:南方日报副社长杨奇和华南革命大学副校长罗明,结果什么问题也没有查出来:

    罗明、杨奇同志半正式地平反后,报纸也照样在头版头条黑体通栏登出他们平反的事情了--不过未用“平反”二字。(第16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