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戚本禹辩白:毛重用江青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她?

2014-10-11 13:30:50  枫网  

晚年戚本禹在天安门

晚年戚本禹在天安门

    张霖之冤案至今仍是一个谜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被扣上“彭真死党”的帽子,是戚本禹向矿院红卫兵宣布的。戚本禹当年是“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煊赫一时,1969年被捕,判刑14年后释放,安置在上海图书馆工作。他曾在南洋模范中学上学,比我低一年级,也曾是地下党员,但与我从无联系。

    2001年,南模百年校庆,邀请老校友返校,会后有一个节目是“1945~1949年地下党同志聚餐”。戚本禹虽已被开除出党,也来参加。他和当年同班的几个党员争论得很厉害。有人责备他撰写《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污蔑刘少奇主席叛变,有的斥责他乱点名,陷害了很多老干部(如张霖之)。

    戚本禹辩道:“我是1931年生,而那篇文章写的是1929年以前的事,我怎么会知道?那都是江青、康生一伙在我写的稿中加进去的,至于点名斗老干部,也是江青让我点的,我根本不认识这些同志,怎么可能给他们扣这些罪名?”也有的同志斥责他追随江青,戚本禹也辩说:“我们那时都热烈拥护毛主席,毛重用江青,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她?”反问道:“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江青改了你的文章,你会反对吗?江青要你做什么,你敢不做吗?”他所在的那桌大声争论,其他几桌都在静听,和我同桌的原上海地下党学委的一位老同志喟然叹道:“戚本禹至今缺乏自责之心,但我认为他讲的倒是合乎实际,文革中还有许多事实纠缠不清,需要澄清,需要总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