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军统女特务眼中的戴笠:他给我的印象很正派(1)

2012-10-30 16:31:21    人民网

蒋介石和戴笠(资料图)

蒋介石和戴笠(资料图)

    王庆莲在国民党军统首脑机构当过女译电员。内战前离开军统的她,建国后在各种政治运动中成为被镇压的对象。晚年她生活幸福,作为见证者,她对那一段历史有着自己的述说。

    译电科的人都讲江山话

    我不到1岁就没了生父,住在浙江江山县的外婆家,才读了6年小学,日本鬼子打过来,什么都烧光了。我一生最恨的就是日本人。

    1943年4月,我刚满15岁,家里经济困难,无路可走了,正好碰到军统局来江山招人,我妈妈给我报名。也是运气不好,一考就考上了。

    当时抗战到了很紧张的时候,军统局人员不够才临时招的。1944年4月,我调回局本部译电科华南股,担任译电员,军衔是准尉,领少尉的工资。

    军统局一把手戴笠和二把手毛人凤都是江山人,局本部有八个处,大部分是江山人,不容易混进奸细。

    我们生活很有规律,上午工作4小时,下午4小时,晚上2小时。华南地区的电报都由我们译,什么情况都有的,但关于日本人的多一些。密码都是数字,不能直接译,要先做减法,再去翻不同的密码本,有的很复杂。我文化程度低,不得不更努力。

    戴笠给我的印象比较正派

    戴笠很神气,说一不二。我们都叫他戴老板,小小声说一句“老板来了”,大家赶紧老老实实地干活。

    戴老板很讲究仪表,他的中山装风纪扣总是扣得很整齐。军统局的工作人员,男的穿中山装,女的穿浅蓝色旗袍。

    戴老板对自己也严格要求。每个礼拜一上午,他只要人在重庆,都会来局本部做纪念周。他在上面讲国际形势,有时忘了叫我们“稍息”,我们就笔直地站几个小时,他在台上也是站几个小时。

    我们的礼堂也是饭堂,做完报告就在那吃饭。八人一桌,戴老板也同吃,荤菜就是牛肉丝炒地瓜。

    在我印象里,戴老板还是比较正派的,不像有人说的阴险毒辣。不久前,我去了江山的戴笠故居。了解到有个民主人士叫章士钊,他给戴笠写过一副对联:“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誉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

    我看见那副对联,真是舍不得走。戴笠这个人厉害是厉害,但有坏也有好的。军统局也不是只搞反革命工作,也为抗战出过力的,抗战中牺牲了18000人,在对日情报、暗杀汪精卫等方面,都出过力气。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