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重视人才培养 邓小平与国防科技大学组建始末(1)

2012-01-18 08:50:25 《世纪风采》文·王 标 新华网

    作为一位放眼世界的战略家,邓小平十分重视教育工作。在军队建设方面,他特别注意军事人才的培养和教育。

    1975年1月,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下决心抓教育战线上的“拨乱反正”。然而,要从整个教育系统开始并非那么容易,于是他想从他熟悉的军队院校、从他熟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军工学院”,因校址设在哈尔滨,故又称“哈军工”)开始。他指示国防科委,抓紧处理“哈军工”的恢复和重建工作。遗憾的是,邓小平只短暂工作了一年多,由于“四人帮”的诬陷,他又被撤销了一切职务,随之“哈军工”的恢复和重建也成了泡影。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恢复了邓小平原来担任的党政军各项领导职务。7月23日,邓小平指派张爱萍负责组建国防科技大学。此后,在他的关心下,又有100多所军队院校得以恢复,人民解放军高素质人才队伍的建设,步入了前所未有的快车道。

    

    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有两所可与美国西点军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英国皇家军官学校、苏联伏龙芝红军大学齐名的世界著名军校,一所是1924年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创办的黄埔军校,另一所就是被毛泽东称为“第二个黄埔军校”的“哈军工”。“哈军工”虽然仅存在了13年时间,毕业生也仅有1.1万名,却涌现出了上百位国家及省、部级领导,34位两院院士,200多位将军,数以千计的科研院所及大型企业的负责人、教授、研究员、高级工程师等。他们在包括“两弹一星”、“银河巨型计算机”、“神舟”系列载人航天器在内的许多伟大创举中,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可以这么说,“哈军工”以其自身的特色和所取得的优异成绩,成为了新中国建国初期战略武器装备的一个研发中心,成为了新中国军事战略科技人才的一座储备库。

    然而,当时间进入20世纪60年代,社会主义的航船却在“左”的思想指导下日益偏离正确的航向。1966年4月,“哈军工”被贬为全军四个“不突出政治”的落后单位之一,突然被集体转业,退出了军队序列,并更名为哈尔滨工程学院。1970年3月,学院主体内迁长沙,更名为长沙工学院,“哈军工”正式解体。这所倾注了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大量心血的军队高等院校,发生如此巨变,事前连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都一无所知。

    1972年8月6日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问负责人造卫星工程的张祥根: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张祥根回答:“我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二系1964年的毕业生。”周恩来接着问:“‘军工学院’现在怎么样了?”张祥根答:“‘军工学院’已经分了。”周恩来不解地问:“怎么分了?”在座的国防科委领导简单地介绍了“军工学院”分建和内迁的情况。周恩来很惊讶:“‘军工’已经分掉了,我怎么不知道?”有人插话:“被林彪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分掉了。”周恩来闻言不无惋惜地说:“‘军工’这样拆散,太可惜!‘军工’还能不能恢复?恢复起来要多长时间?”

    汇报结束前,周恩来拿着名单一一询问汇报人员的姓名、年龄、籍贯及毕业学校。当问到上海新江机器厂总体室主任、负责卫星总体运载工具的邓崇嘏,知道他是“哈军工”五系的毕业生时,他感叹地说:“又是一个‘军工’学生,‘军工’真是出人才啊!”

    1973年,在中央军委召开的一次专委会上,周恩来再次提到:“‘军工’拆散了,可惜!”叶剑英在1973年见到刘居英(陈赓去世后,刘居英任“哈军工”院长)时,也不解地问:为什么把那个学院拆散了?

    对“文革”前的“哈军工”,周恩来是再熟悉不过了。“哈军工”创建时,周恩来向毛泽东力荐陈赓为“哈军工”的首任院长兼政委;他主持专门会议解决“哈军工”的经费、师资等问题;“哈军工”建成后,他曾两次到该院视察;有一次路过哈尔滨,他还特意委托夫人邓颖超视察了该院的学员食堂,告知学院领导要注意学员的身体健康。他深知,“哈军工”在中国国防事业中占有重要地位,当时国家的战略武器有许多都在这里研制,大批科研人才更是不可多得的财富。对于“哈军工”的被拆散,他在去世之前“可惜”之声不断,可见“哈军工”在他心中占据了多么重要的位置。

    “哈军工”还能恢复吗?谁能承担起这个重任呢?

    与此同时,“哈军工”人一直对学院退出军队序列十分不理解:1953年8月26日,毛泽东在给学院的《训词》中提到“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国防”,“就是要有大批能够掌握和驾驭技术的人,并使我们的技术能够得到不断地改善和进步。军事工程学院的创办,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个迫切而光荣的任务”。为什么仅仅过了13年,这一任务就过时了呢?因而,“哈军工”人一直梦想着重新回到军队的怀抱。

    邓小平二度复出后曾指示国防科委拿出一份“筹办国防科技大学”的具体方案,以延续“哈军工”的事业。

    1971年林彪事件发生后,长沙工学院的领导向毛泽东、周恩来以及当时的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写了要求恢复“军工”的报告,并且还通过广州军区的领导,要求把长沙工学院回归部队序列,但由于“四人帮”对军队工作的插手和破坏,这些要求没能得到具体答复。

    1975年,邓小平二度复出主持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工作后,很快就指示国防科委拿出一份“以长沙工学院为基础,筹办国防科技大学”的具体方案,要把“哈军工”的事业延续下来。但是,天有不测风云,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后所取得的一系列成绩,遭到“四人帮”的嫉恨。他们掀起一股“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恶浪,邓小平随之又被撤销一切职务。长沙工学院重归部队序列的方案,便在这股逆流中又被搁置了下来。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1977年春,长沙工学院领导以院党委的名义,给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打报告,请求恢复军事工程学院或成立国防科技大学。同时,他们还到北京向李达、杨成武副总参谋长进行了汇报。同年7月,长沙工学院副院长张文峰(原“哈军工”副教育长)赴北京,准备向国防科委领导汇报学院的工作情况。学院教改组负责人高勇和张文峰一起到达北京。在此期间,原“哈军工”办公室主任许鸣真兴奋地告诉张文峰:“听说小平同志很快就要重新出来工作了,还听说他最近在听许多人汇报。他特别关心部队院校的情况,我看解决学院体制问题的机会到了。建议你赶快活动,千万别错过这个机会呀!”

    邓小平同周恩来一样,对“哈军工”是十分熟悉的。1958年八一建军节前,国防科委组织了一个“全军科技成果展览会”,特别把“哈军工”空军系的新型歼击机设计方案介绍放在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只供中央首长看。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曾两次到这个小房间听取汇报。在第二次听取汇报时,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张爱萍介绍说:“苏联不再给我们先进的飞机了。”邓小平淡然一笑,朗声道:“我们花它1000万,把这个飞机做出来(给他们)看看。”

    同年9月16日,邓小平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等亲临“哈军工”视察。在一整天的时间里,他们查看了实习工厂、空军工程系、炮兵工程系和海军工程系。

    在空军工程系,邓小平一行人看过风洞实验室后,重点听取了新型歼击机的设计情况。当听说这是我国第一次向世界最先进的歼击机设计工程发起冲击时,邓小平勉励大家说:“不要怕困难,也不要怕失败。就是失败100次,最后搞成功了,也是胜利。”他仔细查看过飞机设计中的关键工作,赞许地说:“你们敢于冲击2.5倍音速的高指标,很不简单。我希望你们力争实现全部设计任务。”

    在参观炮兵工程系的几项重点科研项目时,邓小平对迫击炮增程弹非常感兴趣。他对李富春和杨尚昆说:“迫击炮能打70公里远,过去我们想都不敢想。这要是搞成了,可真是了不得哟!”

    在海军工程系看完船模表演后,邓小平亲切地握着教员挥良的手,问道:“今年多大了?”挥良回答:“26岁。”邓易非在旁边插话说:“小挥是我们三系最年轻的讲师。”邓小平听后,显得很兴奋。接着,他们又去看柳克俊操作的计算机,邓小平甚至蹲下来看示波器,与教员们探讨技术问题。当邓小平得知这些年轻人平均年龄才25岁时,喜笑颜开地说:“好啊!不要迷信外国,我们中国人要有这个志气,攀登科学高峰就要有你们这种拼劲!”他还询问了铁淦氧的研制过程,鼓励科技人员在实践摸索过程中不断提高。

    邓小平对“哈军工”的视察已过去多年,虽然大家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但张文峰想:“哈军工”的沧桑巨变,邓小平知道吗?邓小平对“哈军工”过去与他的情结还在吗?他听了许鸣真的建议后,觉得很有道理,便和高勇商量怎样才能争取向邓小平汇报学院的情况。高勇当年是“哈军工”空军系四科的主任,他设法找到了从“哈军工”毕业的邓小平的妹妹邓先群。

    邓先群见到张文峰、高勇后,紧紧握住他们的手说:“终于见到‘军工’的老首长了,心里真感到亲切呀!”张文峰、高勇在讲了学院的情况后,提出想通过她向邓小平汇报学院的情况。邓先群当即答应转告邓小平的小女儿毛毛,请她直接安排此事。

精彩高清图推荐:

已有人参与 条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邓小平" 的相关消息
邓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