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四平街攻坚战:“陈明仁撒豆成兵”故事由来(1)

2011-12-05 09:36:54 韩虹 人民政协报

    韩虹

    在介绍东北解放战争的文艺作品里,关于“陈明仁四平街撒豆成兵”的故事由来已久。如大型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解放》第19集中,陈明仁与熊新民(国民党七十一军八十七师师长)有一段电话对白的场面。熊新民请示陈明仁说:“有一辆货车装的是东北产的大豆,弟兄们试过了,如果把大豆撒在车站广场上,共军一踩就会摔倒,可以起到‘撒豆成兵’的效果啊。”陈立刻命令道:“很好!立即执行……”

    壮绝的四平街攻坚战

    事实毕竟与影视作品有着区别。1947年6月的四平攻坚战中,当时我东北民主联军在夏季攻势作战中连克敌人数十城后,最后将目标投向了东北军事重镇四平。

    为攻克四平,民主联军集中了第一纵队全部、辽吉纵队全部、六纵十七师以及东总直属炮兵5个营,共7个师的兵力组成攻城集团,(后期又将六纵十六、十八师投入战斗)由一纵司令员李天佑,六纵司令员洪学智先后担任攻城部队总指挥。

    6月14日晚20时,四平城内暴雨瓢泼,民主联军各攻城部队完成了对四平城的包围。随着攻城部队总指挥李天佑的一声总攻命令,民主联军攻城部队百余门大炮一同怒吼,密密麻麻的炮弹几乎同时飞向四平城守敌的各个目标区。

    当民主联军突击队冲到城墙前,守敌阵地的许多射击孔内喷射出密集的火舌,敌机疯狂地向我军冲锋的战士扫射、轰炸。我军爆破组往往在伤亡十几个士兵后,才会有一个地堡被炸毁。

    陈明仁严令守城官兵,必须死守四平,如有违令者,就地枪决。在督战队的严密监督下,国民党守军凭借着坚固的工事,先进的武器装备,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有力配合下,拼死抵抗。

    在巷战的争夺中,由于民主联军是初次进行城市攻坚作战,缺乏攻坚经验。四平城内有许多大红楼,大白楼。这些楼都是守军各级指挥部的火力点,民主联军在夺取这些楼房时,因为并不了解楼房的坚固程度,爆破组在历经弹雨到达楼下实施爆破时,因对炸药用量还把握不准,爆破后往往只能炸出个小洞,一座楼房常常需要多次反复爆破才能成功。一批批的爆破人员和突击队员倒在了楼前。

    但尽管民主联军伤亡重大,可他们仍在以顽强的意志猛打猛攻。当时,国民党中央社报道称“共军以数十人一队之数百冲锋队,用波浪攻势,前仆后继”,在与守敌逐街逐屋地争夺中,地面上,两军犬牙交错地拼死厮杀。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楼房、甚至每一堵废墟双方都要进行反复争夺。由于民主联军在战前对守敌兵力掌握有误(战前认为守敌兵力不过两万),加大了这次攻城的负担,使这场战斗打得异常激烈。

    为了减少伤亡、尽快突破守敌的防线,民主联军指战员们调整战术,采用“三三制”的打法,就是每个步兵班编成三个战斗组,每组三四个人,列成三角队形向前冲锋。可敌军为了守住四平,也在采取各种办法来阻止我军的攻击。在夜战中,国民党守军猛烈抵御民主联军的夜间攻击。地面上,守敌将盛满柴油的铁桶拉开一定的距离埋入地下,再用纱布做成灯捻儿,夜晚将其点燃。天空中,照明弹礼花似的漫天飞舞,将整个四平城照得如同白昼,造成民主联军即使在夜间进攻,也十分艰难。每一次冲锋过后,阵地上都会留下两军士兵横躺竖卧的尸体。四平城的大街小巷,到处流淌着雨水与血水混浊一体的红色河流。6月21日,经历了一周苦战的民主联军在付出重大伤亡的情况下,终于艰难地完成了四平路西区的全部作战任务,将攻击目标转移到了路东。

    “撒豆”命令并非出自陈明仁

    就在民主联军向路东突破的过程中,国民党守军上演了一场“撒豆成兵”的抵抗战术。民主联军在突击天桥战斗中,历尽艰险,冲破层层障碍,终于冲上桥面。可当他们就要接近桥中心时,国民党守军将早已准备好的装满了大豆的麻袋口迅速撕开。滚圆的豆粒,顷刻之间如卸闸的洪水般被喷撒在桥面上。正在向前猛冲的民主联军战士们被这猝不及防的“大豆阵”一时之间扰乱了阵脚,不少战士脚踩大豆,纷纷摔倒在地,武器也随之摔出老远,遭到敌人射杀。

    尽管如此,民主联军仍在组织一轮又一轮的勇敢冲锋。战至30日,民主联军在已攻占了四平全城四分之三地域的情况下,由于国民党援兵逼近四平,为避免被援敌合围,只好忍痛放弃四平城,而直到最后,因“撒豆成兵”造成重大伤亡的天桥突破口,始终没能突破。

    实际上,熊新民曾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对“撒豆成兵”这件事做过详细的陈述,他说:“四平是东北大豆的一大集散地。战前,在火车站上有堆积如山的大豆。后来据说这是救济总署的出口的大豆,又听说是宋子文抢夺的私产。在四平第三次战役打起来之后。我的部队里有个排长发现将大豆撒在柏油马路上做障碍物比什么都好。开始,我还有些不相信,后来我去实地演习中看了看。我一看,果然不错。任何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大豆上一试验,跑不上三步就倒下来了,而且一时还爬不起来。于是,我立刻对我管辖的守备区下达了命令,凡守军阵地前有柏油马路的,一律铺上大豆做障碍物。后来听说堡垒、阵地等被打垮之后,也有背大豆包堵补工事的。”

已有人参与 条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解放" 的相关消息
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