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柯西金多次访华 毛泽东与苏共“鸽派”的较量(1)

2011-08-03 09:26:44 新华网

    1960年代,中苏关系全面恶化。苏共高层中的“鸽派”柯西金曾多次到访中国,与毛泽东、周恩来等数度会晤,其间一些颇有意思的故事和细节,是人们未必完全知晓的——

    1969年3月2日,中苏两国积蓄已久的怒火终于在边境小岛找到出口——珍宝岛战役打响了。4200多公里的漫长边境开始弥漫着火药味,两国关系空前紧张,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急着要与中国最高领导沟通……

    其实,在中苏关系全面恶化的1960年代,柯西金是唯一多次到访中国的苏联高官。

    【毛泽东的“天马行空”与柯西金的穷于招架

    柯西金瘦高个子,一脸苦相,在苏共政坛几起几落,可谓久经磨炼。他1953年12月任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1956年被赫鲁晓夫免职,1957年恢复职务,参与了1964年推翻赫鲁晓夫的“宫廷政变”,出任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善于与苏联的高级知识分子打交道。他还颇为时尚新潮,喜爱爵士音乐,收藏这方面的唱片。在苏共中央,对华政策有“鹰派”和“鸽派”,以柯西金和安德罗波夫为首的“鸽派”相对温和,主张慎重行事。

    早在1964年赫鲁晓夫被勃列日涅夫等人联手搞下台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联名致电苏共中央,祝贺勃列日涅夫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柯西金当选部长会议主席,勃列日涅夫、柯西金也联名复电表示感谢。于是《人民日报》发表《在伟大的十月革命旗帜下团结起来》的社论,停止了过去几年对苏联的高调批评。同时,毛泽东决定,1964年11月初,由周恩来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7周年庆典,试探赫鲁晓夫下台后的苏共中央对华政策。但苏联国防部长马林诺夫斯基在祝酒时,居然对周恩来和贺龙说出“我们搞掉了赫鲁晓夫,你们也搞掉毛泽东,让我们两国关系恢复正常”这样的话。

    中苏关系陷入更大危机之中,两个大国眼看就要断了来往。在柯西金的建议下,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决定,1965年2月柯西金在出访越南时,要充分利用专机在北京停留加油的机会,与中共高层领导人保持接触,最好能够直接与毛泽东见面或通话,试探一下中国对改善中苏关系的态度,力争缓和关系。

    去越南途中,柯西金停留北京,与周恩来多次谈话。会谈中,周再次申明,中共不参加分裂的莫斯科三月会议,并从大局和侧面劝苏共放弃三月会议,“不要把赫鲁晓夫的这个包袱接过来”。虽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但柯西金感受到了周恩来力挽危局的诚心,他喜欢与这位风度翩翩的中国总理打交道。

    1965年2月11日,越南归来途中,柯西金与安德罗波夫再次停留北京,在周恩来的安排下与毛泽东见面。书房中,柯西金坐在主宾席位。毛泽东靠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一场哲学意味的会谈即将开始。

    谈及中苏论战,毛泽东说,我们赞成你们搞公开论战……没什么可怕的嘛。我给罗马尼亚代表团讲过,公开争论,有什么不好,一是天塌不下来;二是树照样长;三是河里鱼照样游;四是女人照样生孩子……

    柯西金忍耐不住了:我们主张的公开论战,是理论性的公开论战,而不应在论战中侮辱人或给别人扣帽子。

    毛泽东马上不无讽刺地说:那种公开论战不痛不痒,有什么味道呀!我赞成你们那个前年7月14日的信(即1963年7月14日,赫鲁晓夫主持下的苏共中央发出的《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该信对中共进行了公开指责),也赞同去年2月苏斯洛夫的报告那种公开论战。

    两人谈话中出现了激烈争论的场面。苏方的中文翻译一是由于中文水平并不高明,二是被这种两国领导人当面大声嚷嚷的场面吓呆了,感觉无力完成翻译工作,主动要求撤出。于是,由中方的阎明复为柯西金翻译。

    毛泽东话题一转,谈到苏联即将召开的三月会议,话里颇有玄机地对柯西金说,你在5日、6日路过北京的时候,周恩来总理同你谈过,他劝你们不要开3月1日那个会。我是教条主义者,拥护我的人不多,我倒是赞成你们开会……但我们不参加。

    柯西金提出异议,说这个会不仅是我们自己想要开的,是许多兄弟党提出来的,而且你们过去也建议过。你应该考虑到莫斯科在去年10月中央全会后出现的新条件和新情况。毛泽东说,我们是看到了一些情况。柯西金说,我们现在就可以让步,同志式的,出于尊重……

    毛泽东直截了当地说,好啊,我建议你们收回苏共中央1963年7月14日尖锐批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信,撤销1964年2月全会决议。柯西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这,这,这”,一时竟结巴起来……

    显然,这次会见与柯西金设想的主题不一样 ,毛泽东的谈话看似非常轻松,实际上非常严厉。柯西金硬着头皮再次提议中苏两党应重视改善关系,并希望停止公开争论。毛泽东对他说,论战就是打笔墨官司,也死不了人,我们两党的原则争论还要继续下去,马克思主义不怕争论嘛,但国家关系应该得到改善。

    柯西金问:要争论多久?毛泽东答:一万年,看来少了不行。

    柯西金说:太长了吧?如果我们能经常见面,有些问题可以提前解决,用不了一万年。

    毛泽东诙谐地说:我同意你的意见……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减少一点时间……从一万年减到九千年,这是我们最大的让步了……

    柯西金再也无法忍耐,气冲冲地说,毛泽东同志,您如果到莫斯科的话,我们可不会同您这样谈话的。

    毛泽东毫不理会,顺便对赫鲁晓夫“踢了一脚”,说:赫鲁晓夫不是下台了么,你们不是不喜欢他么,你们可以把他送到我们这里来……他会成为一位好教员的,反面教员……

    在毛泽东天马行空的风格面前,柯西金怎么招架得了。一直到双方告别,还是没有进展。柯西金这次北京之行无果而终。

精彩高清图推荐:

已有人参与 条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毛泽东" 的相关消息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