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经济新闻 > 正文

卖掉八成国内产业,万达大动作背后潜藏着什么

2017-07-14 08:04:07  侠客岛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经济ke】卖掉八成国内产业,万达大动作背后潜藏着什么

本栏目由侠客岛与《中国经济周刊》联合出品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上一次经济ke,我们写了融创630多亿收购了万达旗下76个酒店、13个万达文旅城的故事。该文的最后是一个问题:“资本市场十大未解之谜”之一的“万达还能撑多久”,到底是个流行的段子,还是个严肃的命题呢?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件事。

毕竟,王健林因为卖资产、而不是买资产上头条,这种事的确有点罕见。

反常

生意场上有买有卖,本不稀奇。但这次王首富的逻辑,确实让很多人看不懂——要知道,就在交易发生前10天,也就是6月30日,他才刚刚为哈尔滨万达城的开业站了台。刚刚过去的6月份,万达也分别在昆明、济南拿了大宗地块,用于文旅项目的建设。

过去一段时间,万达城几乎是王健林的另一张名片,时刻挂在嘴边。《中国经济周刊》曾在多个场合,听王健林亲口描述万达城的宏图大业,比如“要让上海迪士尼乐园10-20年内赢不了利”;酒店项目更是王健林的“招牌菜”:“我有一个梦想,要把中国酒店品牌打到全世界”。

言犹在耳,这些心头好怎么就突然卖给了别人?毕竟,虽然文旅项目和酒店投资回收期长是业内皆知,但王健林曾多次表示看好旅游业,认为这是“能发财”的投资。再说了,按正常逻辑,万达养着这些项目也并非难事,不是吗?

逻辑

柳传志曾经评价王健林说,其在产业选择上“极具前瞻性而且决策果敢”。

柳传志的原话是:“2000年万达开始做商业地产,当时国内还没有商业地产概念,不仅外人看不懂,企业内反对声音也很多:住宅地产发展那么好,为什么要自讨苦吃?但健林一旦看到住宅地产的局限,就坚决转型做商业地产。现在,万达商业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企业。2010年,万达商业地产做得正红火,健林又一头扎向文化旅游,而且投资之大、动作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就在人们看到王健林为文化旅游产业鼓与呼之际,他已抽身而出。变卖之决绝、动作之迅速,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算上此次变卖,再加上2016年将旅行社业务转让给同程旅游,万达现在基本将旗下文旅业务全部脱手。以至于一位旅游业人士觉得挺遗憾:“万达这样的企业在做旅游,对行业的带动和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以前王首富太高调了,大家的期望值还是比较高的。”

那么,万达这么做,是对文旅业务“突然”失去兴趣了吗?似乎也不太可能。万达这样的企业,每一个动作都会经过深思熟虑、精确计算。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万达通过文旅项目在二三线城市核心地段低价拿地,之后准备套现不干了?

拿地

众所周知,万达文旅项目在地方上拿地往往是以“底价”中标。这是因为,万达文旅项目能带来大量投资,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给地方政府带来政绩。因而,地方政府对万达几乎是“定向供地”。

不信来看:

6月7日,万达以74.77亿元底价,拿下昆明市西山区24宗商住用地,总面积约92.66万平方米。而这次土地出让公告的条件中,无论是“具备五星级酒店开发经营的经验”、“持有文化旅游项目不少于50万平方米”,还是“竞得人须建设大型综合文化旅游项目”、“规划方案必须包括两个室内主题乐园、一个不低于五星级标准的酒店、一个旅游小镇”——都似乎是为万达“量身定制”的;

而在去年8月,昆明市政府官网就曾发文称,西山区将建万达城,总投资300亿元;

6月30日,万达同样以底价66.75亿元,拍得济南历城区潘田片区的16宗地块,折合楼面价仅为2800元/平方米。而据估算,目前历城区的房价约在1.5万元/平方米。

过去,万达以文旅项目的名义,拿了不少低价地块。但未来,这种低价拿地的模式,很有可能越来越难操作。

曾经被王健林如此看重的产业,为什么突然就不好干了?

难干

首先,文旅项目投入巨大,且回收周期长。“让上海迪士尼乐园10-20年内赢不了利”的豪言还没过多久,上个月落户上海

一周年之际,迪士尼即宣布,2017年Q2财季“小幅盈利”,预计2017财年结束时可以“收支平衡”。同期,作为竞争对手,万达城仅少部分开业运营,“群狼斗好虎”之势尚未形成;已经开业的几家,业内人士也委婉评价,“与迪士尼还有很大差距”。

也就是说,在文旅综合体方面,万达的运营能力、经验值,和其在商业地产上的表现,是不好比的。

同时,地方政府在万达文旅项目中要求配建的五星级酒店等设施,会不会让万达不胜其重?要知道,目前万达城大多选址二三线城市,但并非所有城市、所有地段都适合建五星级酒店、并能带来盈利。

数据上看,酒店板块早就是万达的“后腿”。从融创的收购公告中也可看出,这次收购的76家酒店组成的酒店项目,2016年ROE(净资产收益率)仅为2.61%;万达酒店发展2016年年报也显示,该公司年度营业额锐减82%。

更重要的是,广泛“铺摊”带来的负债高企,也成为万达实实在在的压力。一旦国家加强对房地产行业金融信贷政策的调控,万达就可能面临较大资金压力和财务成本压力。换句话说,万达已经到了不得不“去杠杆”的阶段。

也难怪有人戏谑:“当孩子养,当媳妇夸,当猪卖,乃首富之道。”

对于融创来说,这次收购的目的,已经在公告中直言不讳——此次合作,以合理的成本,“为本公司补充大量优质土地储备和物业资产,将为本公司未来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巨大的支撑”。

说白了,看似买文旅项目,实则买入的是土地储备。

也许有人会说,公告里说了,文旅项目交割后,维持“品牌不变、规划内容不变、项目建设不变、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并不能说万达放弃了文化旅游。

但说真的,未来是不是继续由万达来运营,还真不好说。毕竟,万达和地方政府签的协议是一体化的,由万达来投资、运营。如果说走就走,怎么对地方政府交待呢?浸淫商场多年的王健林,能不深谙此道?

上市

若说万达放弃这些项目仅仅是因为不好干,那还是就看小了。至于原因,江湖上有各种传说。其中,着急把万达商业送上A股市场,或许是一种比较靠谱的说法。

王健林明确说了,这次回收资金,全部用于还贷;万达商业计划今年内清偿绝大部分银行贷款。通过这次资产转让,万达商业负债率将大幅下降。

万达商业究竟有多少债务,以至于要着急变现呢?答案是: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5446.03亿,资产负债率70.61%。此次交易获得的631.7亿元,可以让万达商业负债率降低8个百分点。

2014年12月,万达商业曾在香港上市。后由于在港股被低估,2016年9月正式完成私有化,继而寻求在A股上市。目前,万达商业正在A股排队IPO,排在第65名。

这次交易能怎样帮到万达商业的A股之路?至少两个方面:一是下调资产负债率,二是剥离地产相关资产,以此获得更好的资产评估。此前,万达集团管理层就对外说过,万达商业“不希望被划入房地产板块”,因为目前房地产公司IPO发行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然而,留给万达的时间并不多了。据《万达商业私有化募资推介书》显示,如果私有化完成两年后(2018年9月底)不能登陆A股主板,万达集团将面临回购款、利息以及相关费用的支付,这对万达短期流动性是巨大威胁。

这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说明万达的“焦急”。与融创的联合公告写道,“双方同意在7月31日前签订详细协议,并尽快完成付款、资产及股权交割。”

这距离双方交易,也就是一个月而已。

海外

很多观察都已经点出,现在的万达,一方面在在国内卖卖卖,追逐轻资产运营,八成项目已经出售;一面却在国外买买买,加紧布局。

其实,随着万达战略转型,对相关资产的剥离早已在进行。

比如,2015年8月,万达商业公开披露了3次股权转让及轻资产合作框架协议,先后累计出售常州、梅州、连云港等地15个万达广场项目的全部股权,交易对价总计约131亿元;2016年10月,万达将旗下旅行社资产整体转让给同程旅游。

现在回想王健林关于“轻资产运营”的论述,可能又别有一番深意——他说,企业经营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道”,是有了品牌,有了能力,一分钱不出凭品牌就能挣钱。要做到这个境界是极难的。

王健林曾经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万达正在向跨国企业转型。当海外利润达到三分之一左右的时候,这就是万达成为跨国企业的标志。

实际上,自2012年5月收购全美第二大院线AMC以来,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万达海外收购及投资就超过2300亿人民币;2016年则成为万达海外并购最多的年份,一共并购了十几家海内海外企业。

如此看来,万达更多地将其雄心壮志投向了海外?

就拿这次卖掉的文旅项目来说,万达已经在法国巴黎、印度哈里亚纳邦,分别布局了万达城;其中巴黎项目总投资超过30亿欧元,是欧洲最大的旅游投资项目;印度项目也是印度目前的最大投资。不出意料的话,万达今年还会在“一带一路”沿线两个大国再落实两个万达城,投资均有望超过百亿美元。

再说酒店,现在万达已是全球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业主,开业了100多家五星级酒店,在建的还有一百多家。在伦敦、芝加哥、洛杉矶、悉尼等城市的地标地段,都有万达酒店。只不过,现在万达的logo要从国内撤下,更多地挂在海外的门面上了。

继续?

万达与融创631.7亿元的交易金额,足以清偿万达商业绝大部分银行贷款吗?同时,万达集团也将大幅减债,计划三年左右清偿集团层面金融机构债务。那么,万达会继续出让资产吗?

如果万达继续出让资产,则有可能放大外界对万达的债务压力的想象。试想,假如一个经营30年、资产8000亿规模、在中国商界举足轻重的企业遭遇了这种情况,背后会是什么原因?

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6月22日那天万达遭遇“股债双杀”的风波,虽然这部分我们之前已经写过了(【经济ke】万达、复星股票惊魂背后:金融监管再升级)。

其实,略微留意就会发现,不只是万达在改善负债率,也不只是万达在卖卖卖——

恒大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努力降低负债率,截至6月底赎回了全部“永续债”;7月4日,SOHO中国宣布启动北京光华路SOHO、上海凌空SOHO两个项目的整售;而过去一直给人以“买买买”印象的复星,最近也在“整体降低负债率”、“负债结构得到了很大改善”(郭广昌语)。事实上,去年12月,复星就30亿美金出售了美国特种险Ironshore100%股权、同时作价53.3亿出售上海外滩置业50%权益。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一次,中国最聪明的商人们预知了什么?

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姚冬琴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关键词:万达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