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经济新闻 > 正文

车租出去回不来 “P2P”租车风险凸显

2015-04-13 07:49:52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2月16日,张洋与警方在河北霸州永盛宾馆找到她丢失的“高尔夫”,但车行老板拒还车。

3月31日,李世虎及另外五名丢失租赁车车主,与“友友租车”协商初步达成补偿协议。

截至昨日,张洋的“宝驾账号”显示,她丢失的车辆已经超过52天未归还。目前警方虽已立案,但尚无法快速追回车辆。 A06版-A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何光

■ 数据

今年年初至今,仅在一个名为“丢车车主群”的微信群里,就有超过20位车主,发布丢车信息。总价值超千万的私家车被不法分子抵押转卖。这些车辆中丢失时间最长的已达4个月,这些车主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等多个省份,分布于宝驾租车、友友租车、PP租车以及凹凸租车等多个租车平台。

与其让车辆闲置,不如将它放进汽车共享平台。在一个P2P平台上,租客与车主自由“配对”,在线下单、取车方便、价格实惠。

“红利”背后却蕴含着风险,大量租出去的车子有去无回,给车主带来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

今年2月13日,北京车主张洋通过网上租车平台“宝驾租车”将自己的大众高尔夫轿车租给谭某。没想到只过了三天,张洋发现自己的车被人挂在网上低价出售。

今年年初至今,仅在一个“寻找丢失租赁车”的微信群里,就有总价值超千万的私家车被不法分子抵押转卖。

根据中国道路运输协会收集到的情况,部分地区被骗租赁车辆占租赁车辆总数的比例最高达8%。大部分被骗车辆通过投资担保、贷款抵押等方式流入黑市。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专家张一兵表示,第三方抵押平台在低价接收无手续车辆时,如果不能在法律层面对其进行“善意取得”还是“买赃收赃”的界定,那么租车安全的大环境就很难改变。

A06版-A07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何光 李相蓉 实习生 刘思维

尴尬

车辆遭非法抵押 找回得掏钱

张洋接触P2P租车软件并不偶然,她曾在国外使用过租车软件,“每次用完就还车,很省事”。

今年1月,张洋花18万元买了一辆“大众高尔夫”,并准备租出去赚点外快。张洋说,按照每日300元的租价,保守计算,她的车月收应该达到8000元。

2月11日,张洋注册宝驾租车,这里宣称“车辆零丢失率”。2月13日,张洋的高尔夫正式在宝驾上线,不到两个小时,一个叫谭香海的男子下了订单。随后两人在在望京东湖派出所门口见面,出示相关证件、签单,半个小时不到,男子顺利将车开走。

租车的红利诱人,风险来得也毫无征兆。2月16日,就在车租给谭香海的第三天,张洋却发现有人在网上低价出售自己的车,于是赶紧联系宝驾租车。宝驾回复称“GPS显示异常”,接着再打租客谭香海电话,对方已关机。这时她才知道车被“非法抵押”了。

GPS显示车辆在河北霸州,张洋第一时间联系“新车主”,对方自称姓孙,是一家抵押车行的老板,车是在河北霸州花5.5万元从一个叫武明的人手上购买,想要找回车得掏钱。几经交涉无果,张洋只好报警。“目前警方虽已立案,承诺全力追捕谭某,但索车的事情可没那么容易,需要先抓到人,等事件定性、结案,才能把车要回来。”

张洋的事并非个案。根据中国道路运输协会收集的资料显示,近年全国被骗租赁车辆占租赁车辆的比例为3%,个别地区超过8%;上海、福建漳州、河南郑州都发生过案值超过千万元的汽车租赁诈骗案例,2010年南宁发生1700辆车被骗,案值1.8亿元的汽车租赁诈骗案。

寻车

被抵押车辆定性存争议

从丢车到现在,整整两个月张洋都把时间耗在找车上,几乎无法正常工作。

经过找媒体和网上求助,张洋发现了有近20名车主与她有着相似遭遇,这些车主除了来自宝驾租车平台,还有来自PP租车、友友租车以及凹凸租车的车主。

不仅有车主上当,二手车行的老板也吃过“非法抵押”的亏。贾孟华是二手车车行老板,他说近两年,总有人把租来的车,伪造证件后进行抵押,等他刚入手,警察就找上门来,他不得不把车还给车主。为此他已损失80多万元。

此后,贾孟华在寻找诈骗者的同时,通过“朋友圈”帮车主寻车。目前已先后帮助四名车主找到了丢失车辆。

在张洋建的一个微信群中,每天都在上演千里寻车记。

东莞张浩(化名)价值40万的奥迪车通过PP租车租出去后的第二天便玩了消失。

依照GPS信息,张浩和PP租车风控人员赶至深圳,张浩在一家物流公司见到了自己的车,前挡玻璃已被损坏,行车记录仪被人拆卸,车内内存卡被人拔走,车灯也已被损坏。

趁着深夜无人,张浩用备用钥匙将车“偷”走了。后续信息反馈,他的车被租客委托给那家物流公司,欲托运至外地贩卖。

张浩是幸运的,绝大多数不幸的车主还奔忙在找车的路上,部分车主甚至连车在谁手里都不清楚。多地警方告诉寻车车主,此类案件为经济纠纷,不予立案。

此类行为是诈骗、盗抢、还是经济纠纷?众多失车车主所在地警方并无统一说法。

中国政法大学主任调研员王永杰认为,在张洋的案例中,车辆已被认定为“盗抢”状态,警方见到被盗抢车辆应该立即扣押。

汽车租赁专家张一兵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介绍,机动车辆无论是典当还是买卖,根据《机动车管理办法》,或者《典当管理办法》,当事双方都应在主管部门进行车辆变更或抵押变更登记,否则抵押和变卖不合法。

在张洋的案例上,中国政法大学主任调研员王永杰认为,由于车辆实际归属人张洋并未抵押自己的车,租客与霸州那家车行签订的抵押合同是无效的,因为没有完整车辆手续的抵押本身就是不合法的,接手这辆车的一方应返还车辆。

在张一兵的经验里,多有承租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车转手,很多典当行、抵押车行也在明知抵押者没有完整手续、价格远低于市场价的情况下仍接受抵押,甚至有典当行、抵押车行参与租赁车辆诈骗。

而与此同时,公安机关的打击力度却不见加强,甚至还有部分办案人员将本为诈骗的案件认定为经济纠纷,“这是间接纵容了诈骗行为”。

流向

租赁车辆抵押形式流入黑市

事实上,租赁车辆遭租客抵押、转卖在汽车租赁行业早已泛滥,知情人士透露,车辆经过多轮倒手后,仍然能正常使用,甚至挂牌照上路。

3月28日,记者在PP租车平台下单租到一辆雪佛兰景程,租期为3天,这部购买于06年行程不超过3万公里的车,租金加保险押金一共向平台预缴存3400元。

租车程序非常简单,注册租车账号只需要发送身份证及驾驶证相关照片即可审核通过,直到记者成功租到该车,也未接到平台的任何当面核实电话。

随后的两天,记者开着这部车向多家担保贷款抵押车行咨询是否可做无手续抵押。

在三元桥附近,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李经理表示,对于没手续的车,该公司只接受抵押不接受转卖,“没手续的车不值钱只能抵个快速成交价,也就是黑车价”。

海淀中关村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王经理也表示,可做无手续车辆的抵押,但价格比较低。

3月30日,在北京花乡最大二手车交易市场,超过10名收车黄牛愿意以3万元左右价格收购记者租来的这辆没有手续的车。

对比不难发现租客违法将车抵押或转卖的动机,记者租车押金仅花了3400元,之后可轻易以3万元价格出手,获利高达近10倍。

二手车经营者贾孟华做二手车抵押贷款业务多年,他介绍,租赁车诈骗团伙分工明确,有人资助租车押金,有人负责雇人注册租车平台账号租车,有人负责发布抵押转卖二手车信息。

“他们分工非常细,相互不见面。”贾孟华说,出手租赁车的违法分子一般会通过互联网或者社交媒体发布抵押或转卖信息,尤其是微信、微博等社交工具出现后,诈骗租赁车信息更为泛滥。

贾孟华透露,违法分子在发布消息时有一个共同点是价格普遍低于市场价,在信息表述里会使用“裸车出”。“他们还有人专门负责办假证,然后以正常车的形式进行抵押,让人防不胜防。”

索赔

行业尚无统一赔付标准

对张洋和大部分车主来说,丢车是一场噩梦,索赔则是另外一场噩梦,“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方愿意承担我的损失”。

在车主们看来,找车所花的话费、交通费、工作时间、精力等损失都是小事儿。车找不回来,车主还会面临车指标不保,车险、违章事故责任等一系列问题。

张洋尤其不解的是,在车辆未找回情况下,宝驾租车不愿就丢车事宜进行任何补偿。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租客在租车时曾支付一笔6000元左右的租车押金。张洋认为,车丢了,这笔钱应该返还给她作为第一笔赔偿,但事发两个月,宝驾没给她一分钱。宝驾租车的“先行垫付保险赔偿计划”也不适用于张洋的案例,因为先行垫付保险赔付款只针对警方认定遭盗抢的车辆。而在警方的认定中,她的车是以“诈骗”立案。

业内另两家租车公司--友友租车及PP租车在此问题上则采用了兜底补偿方式,对于确认三个月内无法追回的车辆,平台将对损失车主进行例外特殊赔付。

3月31日,丢车车主李世虎与其他五名车主一同到友友租车平台,希望能得到一个说法。面对车主的诉求,友友租车公关总监王徐承诺,若在一定期限内车主未能拿回车辆,该平台还将根据车辆的评估价值作出相应的补偿。

而PP租车公司一名风控人员以及该公司丢车车主亦证实,PP租车在车主车辆丢失后,会给予车主适当停运补偿,在一定时间内若车辆未能找回,平台还将进行相应损失补偿。

这名风控人员表示,由于目前业内对丢车事件尚无明确的责任划分,他们这么做也是为挽回车主信任。

监管

租车平台“风控”是软肋

面对大量丢失车辆,租车平台也试图寻找破解之法。

租车平台提得最多的是具有严格的审核和认证机制,目前,大部分平台在对租客身份审核时主要从身份可疑性、信用历史、履约能力、人脉关系等几个方面进行全方位评估,最后得出租客是否适合在平台进行租车的评估结论。

但所有丢失车辆车主均证实,涉案租客都顺利通过租车平台的身份认证。

PP租车等公司还建立了自己的风控安全团队。“我们工作人员会在通过审核的私家车内安装一部智能盒,用于定位导航,由风控安全团队24小时实时监控,有异常做到第一时间响应。”PP租车公关部负责人祝婷婷透露。

与PP租车一样,现阶段所有租车平台都为入驻车辆安装了GPS,但张洋等车主认为,此举在车辆遭诈骗前期效果也并不明显。

“租客在抵押转卖时会第一时间拆卸GPS。”一名业内人士透露,隐蔽性和功能较高的GPS很难被拆解,但成本昂贵,很少有租车平台使用。

3月27日,友友租车联合PP租车、宝驾租车、凹凸租车着手建立行业诚信联盟,任何一家出现灰色订单信息,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到其余联动企业,并作出预警。

这一举措在第二天即开始见效,3月28日,东莞张先生就通过其他租车平台发来的预警信息,成功追回了被倒卖车辆。

■求解

“应建立全国汽车租赁信用系统”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秘书长曹鸿鸣,针对车辆租赁行业丢车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调研,并于今年两会期间提交了议案,建议我国建立全国汽车租赁信用体系,以应对日趋猖獗的汽车租赁诈骗问题。

他建议由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商务部,召集中国道路运输协会、部分汽车租赁企业共同筹备和建设“汽车租赁信用系统”。

其中,公安部门提供公民身份证信息、对外公布的通缉犯信息、各类犯罪记录、各地交管部门的驾驶员年检记录等。而交通运输部则要求租赁企业向“汽车租赁信用系统”提供数据。商务部门同时向二手车销售商、机动车典当和抵押机构发文,在该系统登记的车辆不得买卖、典当和抵押。

参与此次提案调研及编写的中国道路运输协会高级工程师张一兵,还建议完善立法明确“抵押租赁车辆”涉赃认定。

张一兵称,部分公安部门认为抵押、质押、典当租赁车辆是经济纠纷,对汽车租赁企业的报案不予立案,导致汽车租赁诈骗犯罪不能及时予以打击。因此也建议公安部在有关刑事案件处理规程中,增加将抵押、质押、典当、转卖租赁车辆列为合同诈骗的实施细则,有力打击汽车租赁诈骗犯罪。

其实早在2010年,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就曾对汽车租赁诈骗问题做过专项研究,并起草了一份《汽车租赁诈骗问题及其解决方案》,其中就有提到建立全国汽车租赁安全信息系统和完善立法,比如明确第三方“善意取得”和“买赃收赃”的分野,在确定租赁车辆车主利益受到侵害的前提下,确定专门的法条支持车主强制将车取回等,以此破解找到车却取不回尴尬。

(责任编辑: CN029)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