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政协委员:有人过度曲解"晚婚晚育" 应提倡适龄生育

2018-03-13 01:19:56  人民日报    参与评论()人

2.jpg

(原标题:“晚婚晚育”就是什么时候都不晚?政协委员:并不)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接受人民日报客户端采访,在谈到“晚婚晚育”问题时,他表示应保障适龄年轻人生育权利,不要曲解“晚婚晚育”。

生孩子不是1+1=2的过程

如今,许多人对于怀孕有些想当然,认为自己身体健康,只要顺其自然就可以生下宝宝了,可是生孩子不是1+1=2的简单过程,现在有两个现象值得注意。

一是有人过度曲解“晚婚晚育”的概念,认为“晚育”就是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在适龄的情况下,为一点简单的理由轻率流产,结果不久就开始看不孕症。事实上,从健康的角度讲,“晚婚晚育”是针对以前结婚过早,影响妇女身体健康提出的应对措施。现在情况变了,女性过了30岁生育能力开始明显下降,生育风险提高,因此,我们应当提倡适龄生育。

二是有单位认为员工生育会损害企业利益,因而歧视生育,让一些年轻人怕生孩子丢票子,只能牺牲了自我、委屈了家庭。比如有的医学生,读研的时候就25岁了,这个时候想要孩子,导师常常不同意。这还是在校园,在企业里歧视更是普遍。对此我建议,要制定政策,确实保障25岁左右、适龄生育年轻人的生育权利,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分级诊疗应该理解成分类诊疗

我曾经做个一个极端的形容,分级诊疗最理想的状态是取消医院的级别。人往高处走,没有人愿意待在低级别的医院。

其实,分级诊疗应该理解成分类诊疗,医院应当分成不同的类别。比如服务型医院与研究型医院,服务型医院是用成熟的医疗技术给病人进行诊疗,而研究型医院是开拓发展不同诊疗方法,一个负责托底,一个引领创新。要让医院有所专长的做好一件事,不能搞大包干。

现在一些大的医院,把所有功能都承担了,压力太大;而有的区级医院不顾自身定位,为升级要求医生写纯科研论文、评教授,让人贻笑大方。

借助网络降低孕产妇死亡率

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文化、医疗保健水平的三个重要指标——孕产妇死亡率、新生儿死亡率和人均寿命,其中一半以上涉及妇产科医院,所以妇产科医院肩负的社会责任更加重大。

我国目前的现状是,孕产妇保健的不平衡情况相当严重,2017年上海孕产妇死亡率最低,为十万分之三点零一,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但最高的地区却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五倍到六倍以上。需要集中力量搭建一个远程网络平台,来帮助边远地区和基层单位有效降低孕产妇死亡率。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诈骗1.3亿!嫌疑人逃至缅甸 被抓时身上只剩300元

18-06-21 07:13:07诈骗,潜逃,携款潜逃

台湾妄图自造武器“以武拒统”:装备部队立刻出丑

18-06-21 01:26:16台湾妄图自造武器,“以武拒统”,装备部队立刻出丑,“万剑”弹成“废弹”

天津大学再曝硕士论文涉抄袭 涉抄者还向对方致谢

18-06-20 16:49:54天津大学硕士论文涉抄袭

村民40余亩庄稼被毁 施工队:认错地了已赔偿

18-06-20 16:44村民 庄稼 施工队 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