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聂树斌案获268万国家赔偿 聂母:平平静静过几年

2017-03-31 04:21:08    华商网-华商报  参与评论()人

聂树斌母亲 张焕枝 资料图

聂树斌母亲 张焕枝 资料图

昨天下午,华商报记者从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处获悉,她已收到河北省高院送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各项赔偿共计268万余元。张焕枝表示接受这一结果,不再申诉。

1995年,聂树斌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被执行死刑。2016年12月,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之后,聂树斌父母委托律师王殿学、辜光伟代理申请国家赔偿,索赔1391万余元。

昨天下午,河北省高院宣布依法对聂树斌父母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国家赔偿金共计2681399.1元。聂树斌国家赔偿案的代理律师王殿学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从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到法院送达决定书,双方有七八次协商,河北省高院法官曾数次到张焕枝家实地查看,主要是了解家庭困难的情况。

最终,双方就赔偿项目和数额等达成了协议:一、向赔偿申请人聂学生(聂树斌父亲)、张焕枝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0元(国家2015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63241元乘以20);二、就聂树斌被侵犯人身自由的损失赔偿给聂学生、张焕枝52579.1元(国家2015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42.3元乘以217天);三、一次性支付张焕枝生活费64000元;四、支付聂学生、张焕枝二人精神损害抚慰金1300000元;以上赔偿金额合计2681399.1元。

华商报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该赔偿决定中的13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创下国内冤错案国家赔偿的最高纪录,此前最高的是内蒙古呼格吉勒图父母获赔的100万元。

王殿学表示,“130万元是目前国内最高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无论绝对数还是与人身自由赔偿、死亡赔偿金的比例上,都是国内同类最高的,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也对以后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起到一个很好的标杆和示范作用。”

对话聂母

想和老伴好好活上几年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接到国家赔偿决定书的?心情怎么样?

张焕枝:3月28日上午拿到的,河北省高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的3个法官到我家把决定书给我送来的。国家赔偿是他们应该给的,毕竟是一条人命啊,我没有什么很高兴的地方,心里很平静。

华商报:赔偿268万余元这个结果你能接受吗?还准备申诉吗?

张焕枝:不接受也得接受吧。我们之前是严格按照《国家赔偿法》提出赔偿申请的,没提无理要求,法院也是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给我们赔偿的,我接受这个结果,不申诉了。

华商报:但你之前申请1391万赔偿,现在心里有落差吗?

张焕枝:肯定有,按一条人命来说,这个数字当然差得多啊。但只能接受,因为《国家赔偿法》就是这样的法,是按条款赔偿,最后只能是这样的结果。

华商报:从去年12月聂树斌改判无罪到现在,你和老伴的生活怎么样?

张焕枝:我感到这段时间我们的生活很平静。我们一直想过平静的生活,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个案子也算是彻底了解了。

华商报:你们的身体怎么样?现在靠什么生活?

张焕枝:我们俩身体都很好。这两年我们岁数大了,地里的活干不动了,就不种地了,每个月靠我老头的退休金生活,大约2000块钱吧。老实说,我们的生活不富裕,这20多年为了给树斌申诉花费不少,我老头挣的也不多。

华商报:国家赔偿金下来准备咋花?

张焕枝:这个我们还没商量过,还没想好。之前打算把孩子的坟重修一下,但那块地方太小了,具体怎么修我们还没考虑好。

华商报:清明节马上到了,会去给聂树斌上坟,把国家赔偿结果告诉他吗?

张焕枝:国家赔偿决定书拿到以后,我就去树斌坟上,把结果简单跟他说了两句,清明节还会再去看他。其实这些年,只要家里有什么事情,或是我想起什么事情,都会去他坟上看看,但我不能经常去,因为那是一个伤心的地方。

华商报:未来还有什么打算吗?

张焕枝:我就想和老头好好活上几年,平平静静再过上几年,别的没什么大的打算了。 华商报记者 刘苗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