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湖南砸电脑官员不知自己被停职 妻子称其是好人

2015-07-17 00:20:38  综合    参与评论()人
▲熊艾春“恕灿”的电脑。 图/王朋朋

▲熊艾春“恕灿”的电脑。 图/王朋朋

来源:长江新闻

长江新闻记者王朋朋 发自湖南耒阳

熊艾春怒砸耒阳社区电脑的那天,清晨5点多就起床了。

“他起床后,先去游泳,然后洗澡,洗完澡再把菜切好。他每天早上都会把我中午做饭的菜准备好。”熊艾春的妻子罗美菊回忆说,她没看出老公有什么异样。

下午两点多钟,她接到电话,才知道老公发了怒。

“晚上我有些担心,问他情况。他有些不耐烦,说别人骂他,侮辱他人格,他早就想和他们理论。但我没想到事情竟会闹这么大。”

半夜诗人

爽了一次约之后,罗美菊终于答应与长江新闻(微信号:cjrnews)记者见面。当她迟疑地出现在门口时,脸上还挂着泪痕。

才一天时间,老公熊艾春就变得家喻户晓,令她的生活面临巨大的裂变。她坐在耒阳市文联办公室窗前的沙发上,显得拘谨、胆怯。

这是一个看上去养尊处优的女人。她身穿一条白底黑点的连衣裙,栗色头发下纹着细细的眉毛和眼线,唇上有斑驳的口红。她眼睛浮肿,面容憔悴。

“这两天真是天崩地裂,像做梦一样,我的精神变得好恍惚,总是丢三落四。”她的普通话里夹杂着方言,“这事不像网上炒作的这样,我老公是个好人。”

说到“老公”两个字时,罗美菊声音哽咽,用手指抹了抹眼角的泪。

在她的眼里,老公熊艾春孝顺、老实、厚道,每天下班就回家,工资卡都交由她保管。

“周末他就和朋友打打小牌,或者和我散散步,跟他在一起20多年,一直很幸福。”她说。

熊艾春住在耒阳市政府旁边的一栋楼里,窗前就是一座小山。他热爱运动,经常晨跑、游泳,之前还总是带着儿子跑步。“我儿子大概也知道一点这事,但我不敢和儿子说太多。我公公现在是知道了,老人家很伤心。”

她沉默了一会儿,“我不太会表达,我只想告诉记者,我老公是个善良的人,平时也关心弱势群体。”

回忆起老公写诗,罗美菊叹了一口气,“那几天他一直睡不好,半夜起来写诗,我劝他不要写,多休息,他不听。”

她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但仍在努力控制情绪。“后来就有许多人打我电话,好多记者,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很害怕。”

对于老公被停职以及他的病,罗美菊不愿多说。她也拒绝了记者拍照的请求。

这个已入中年的女人,像个受惊的孩子,把自己从沙发里拔出来,“我得走了,我还有事。”

刚走到门口,她又转身,留下最后一句说明:“我老公砸电脑前一天,和社区的人聊了一下午,想要他们撤掉诗,但没有撤掉。”

差评诗人

耒阳社区网站负责人谷任峰却否认熊艾春提出过删帖。“他砸电脑前,我们是聊过一下午,但从未提出过删帖。”

具体聊了什么,谷任峰没有透露。

耒阳社区网站的办公室在耒阳市一条僻静的街上,20平米左右的一间屋子,坐了十来名员工,右侧的一个小单间,就是谷任峰的办公室。

他正坐在办公桌前,一个接一个地接电话,是各大媒体的采访电话。手机没电了,就插着充电宝接。偶尔喘气的功夫,他喝一口桌上的水,翻看一下微信。他的儿子趴着办公室的玻璃门,喊着“爸爸,爸爸”。

办公室里一名郑姓小伙向长江新闻记者介绍了7月3日那天的情况。

“那天他带了三四个人来,就从门口这里走到那边,态度非常恶劣,一进门就说自己是文联主席,网上有人骂他,说要见网站管理员‘迷侠’。”

说到“他”这个字眼时,郑的语气里仍有掩饰不住的愤怒。

“他要‘迷侠’5分钟之内到,我说不可能这么快,让他多等会儿,他在这边坐了一会儿”,小伙指了指靠墙的一处角落,“后来突然起身,像发疯一样,就去砸电脑。”

那天办公室人少,小伙不得不去拉住熊艾春,“他比我高,1.7米左右,我拉住他,他就揪我的衣服,把我领口的一粒扣子都扯掉了,后来我就跟他理论,他承认自己砸了电脑,说可以写个纸条。”

纸条上九个字:“熊艾春恕灿社区电脑。”他本来想表达的意思是“怒砸社区电脑”。

熊艾春不会写“砸”字。“他问了一圈,大家都笑话他。后来是他的司机在旁边写了个砸字给他,他才照着写的。”

谷任峰在15分钟之后才赶到公司,他就是熊艾春要找的“迷侠”。后来他们搞清楚了,熊艾春匿名发了自己的诗词,结果收获了一片差评,遂迁怒网站。

“这件事实在太奇葩,有网友差评就来砸网站,那是不是也要去砸新浪、腾讯呢?写得好不好要大家去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和他也只是点头之交,不怎么打交道的。”

熊艾春“恕灿”电脑的事件曝光后,耒阳社区涌入大量游客,网站立即陷于瘫痪。在媒体的轰炸下,谷任峰的手机一刻不停地响着,他不断重复回忆当天的场景。

压力不仅在文联主席那边,“受害者”也感受到了。

“这个事情让我很惶恐,不知道是好是坏,今天我老婆对我不放心,都带着孩子来办公室陪我。”谷任峰说,耒阳社区网站已建立14年,有注册网友36万,主要以耒阳当地网友为主。

“这主要是一个民生网站,公益性质的,之前也有人来网站打砸过。14年的坚持,真的不容易,不知道这件事以后会不会被穿小鞋,或者网站关闭,我现在也很茫然和恐惧。”

而对于熊艾春的出格行为,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得精神病不至于吧,我觉得他还是属于正常的范围内,只是在某些方面有些出格而已。”

亢奋诗人

耒阳市文联蒋副主席坚称,熊艾春确实是生病了,“他家里人都说了,是狂躁症。”

在耒阳农耕文化博物馆的二楼,就是蒋的办公室。耒阳市文联自2013年成立以来,还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只能暂时借用博物馆的房间来办公。熊艾春是该市第一任文联主席。

蒋副主席刚送走一拨电视台记者。他显得疲惫、面色沉重,鬓角有闪烁的白发。“这两天手机都被打爆了,接连来了好多记者,我们也不能回避,还是得面对这个事,很烦。”

他静静地坐在电脑前,忍不住偶尔搜索一下关于熊艾春的新闻。

有诗人气质的人总是很执着的。“他半个月前精神就出状况了,特别亢奋,老是喜欢开会,还爱写诗,我们曾阻止他将诗发在网上,他就是不听。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有‘神经病’了,以后要怎么面对啊,好端端的一个人搞成这样。”

说到熊艾春的“停职”,蒋强调说是“停职治病”。

“因为主要领导住院了,许多事情要重新思考,所以工作难免被打乱。对他很过意不去,干了几十年,搞垮了身体。”

50多岁的熊艾春并不相信自己会患病。“他不承认自己有病,我还劝过他家人,带他去看下病,但他老婆听他的话,也以为他没病,所以拖了这么久。” 这位同僚说。

耒阳市文联副书记肖希求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精神出问题了,正在长沙疗养,我这两天也接到好多采访电话,手机都没电了。这件事不是个好事,让文联无地自容,也把耒阳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熊艾春已被停职,但他自己还蒙在鼓里。最近几天,正在“停职治病”的熊主席手机一直关机。他经常半夜写的那些诗已经陆续被发掘出来,不妙的是,这些诗词遭受了更为猛烈的抨击和嘲笑。

“不敢告诉他,怕刺激到他,不过迟早还是要好好和他沟通的,等他治好病再说,到时他肯定还是要回来的。”

他回来后会干什么呢?

蒋副主席沉默着,用指尖敲击着桌面,“到时肯定会有安排的,他管理能力很不错,工作也很努力,所以做到了这个位置,回来后很担心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熊艾春诗作节选

国际保健消费指南赞

国际消费有指南,

明明白白一小刊。

保健消费很分明,

我写诗文把它赞。

所有技师服务好,

所有顾客心里欢。

今日高兴洗脚后,

明日健步去爬山。

耒阳赞四

耒阳天下第一福地,

竹海第一福地中央。

身在福中要惜福呀?

惜福才会福多多啊!

舞文弄墨文人事呀?

吹毛求疵很不好啊!

劝君不要肝火旺呀?

弘扬正气才正常啊!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