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教育局官员“蚁贪”:每张试卷收1.2分钱提成(1)

2015-05-28 00:10:39  综合    参与评论()人
“蚁”贪 新华社发 徐骏 作

“蚁”贪 新华社发 徐骏 作

据报道,江苏省睢宁县教育局原局长梁龙卫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于今年4月被睢宁县法院以受贿罪和贪污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他在担任教育局长的7年时间里,竟受贿860余笔。经估算,平均每3天受贿一次。江苏检方总结梁龙卫的犯罪特点,称其见“财”就收,遇“毛”就拔,见“利”忘义。梁龙卫案件是一起典型的“蚂蚁搬家式”腐败。

“蚂蚁搬家式”腐败,即贪腐者凭借手中权力,尽管每次受贿金额不大,但数年、多次持续地贪污受贿,这种现象也被形象地称之为“蚁贪”。随着时间推移,“蚁贪”逐渐演变成“巨贪”,这一现象应引起高度重视。

  1 “蚁贪”频现,手法隐蔽,不易察觉

在现实生活中,“蚁贪”案件并不少见,涉案金额也不在少数。

自2009年至2011年间,福建省霞浦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原大队长林松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100多次通过虚开相纸发票及虚开车辆加油发票的形式向县公安局报销,从中骗取公款共计221670元。2015年4月,林松华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浙江省开化县原县长助理、开化古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原局长胡青延,在2003年至2010年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数十次以虚开发票的形式在单位财务上报销,侵吞公款共计7.8万余元。最终,受到了法律严惩。

……

纵观各种“蚁贪”案件,不难看出此类案件有四个特点:

第一,作案周期长。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原环保局局长侯曙光,利用职务便利,从1996年到2013年,历时18年总共收受贿款30万元,其中不少单笔只有2000元。

第二,贪贿次数多。河南省南召县原国土资源局局长王飞,在2003年至2008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9次受贿9.5万元、232次侵吞公款11.5万余元。南阳市中级法院二审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王飞有期徒刑十年。

第三,单次犯罪数额小。浙江省天台县教育局教研室原主任陈义栋、副主任钱祖伟两人与印刷厂厂长约定,印制该县中小学试卷,每张试卷提取1.2分钱的“好处费”。从2004年上半年至2008年下半年,二人收受回扣达25万元,涉及约2500万份试卷。天台县法院依法判处二人十年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大贪、巨贪一般犯罪数额大,所以冲击力较强,很容易显现。而‘蚁贪’则恰恰相反,因其历时较长,少量多次,手法隐蔽,更不容易被察觉。”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副处长张小兵说。

同时,经过分析还发现,“蚁贪”案件的作案手段多为吃拿卡要、虚报冒领和私扣截留。

  2 “蚁贪”直接影响群众切身利益,危害巨大

“蚁贪”作为一种腐败现象,为何会在生活中频繁出现,甚至常被忽视?

有专家认为,既有“小官”自身原因,也有外界因素。

在自身原因上,一是部分基层公职人员抱有“小贪不算腐败”的错误观念,认为一次性收个几十元甚至几百元不构成犯罪,于是迷失在“礼尚往来”的人情交往中,也在一次次“游刃有余”的贪污中乐此不疲,终酿大祸。二是大部分“小官”存在侥幸心理。从近年来查处的“蚁贪”案件可以看出,犯罪人员凭借“蚂蚁搬家式”的隐蔽手段,以为不易被人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会因金额小而处分低,步入泥潭浑不知,待东窗事发,幡然悔悟已枉然。三是基层干部自身免疫能力较低也是腐败产生的重要原因。外界的利益诱惑众多,少数基层干部由于放松了自我学习和严格要求,致力于寻找机会来满足物质享受和纵权享乐。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