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大老虎落马前在干啥?有人串供有人借汇报探虚实

2017-04-10 08:01:36    中国网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揭秘:大老虎落马前夕,都在干啥?

(法制晚报记者岳三猛)风传一个月后,今天下午,靴子终于落地了——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宣布因严重违纪而接受组织审查。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这名中央委员两天前还出席某个揭牌活动。梳理大老虎落马前夕所作所为,可以发现共有4类:

有的是被中纪委秒杀,比如开会时带走;有的是消失依旧最终获证实,这段时间里他们反省思过;有的死不悔改,暗地里搞对抗,比如搞串供、藏匿赃物;有的则是焦虑不安,夜不能寐,百般试探。

尽管小动作不一,他们的结果却是出奇地一致——轰然倒塌似地落马。

(项俊波)

秒杀:有人上午揭牌下午落马

2014年7月,《人民日报》曾总结,“最强中纪委”有5大新招,其中一个就是“突然袭击”。如今看来,这招也被用在了项俊波身上。

两天前,也就是4月6日上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地震局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举行,他还出席并为“中国地震风险与保险实验室”揭牌。除此之外,项俊波还讲话,认为此举能进一步提升中国保险业服务经济社会的能力。

仅48个小时后,他就因严重违纪接受审查的消息就登上了中纪委网站。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其实中纪委突然袭击、迅速公布,“秒杀”大老虎的实例已经不胜枚举。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第一是地点出其不意,不少人在会场上被控制;第二是公开露面不久就落马,时间差极短;第三是有时深夜、凌晨,甚至周末打虎。

(杨卫泽受审)

第一种,比如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带走前,他正在主持召开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此时,省委通知杨卫泽前去省委开会。知情人士说:“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第二种,比如今年3月1日上午,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出席上海市法学会慈善法治研究会成立仪式并揭牌。当天18时58分,他被宣布落马。

第三种,比如今天落马的项俊波,周末。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曾梳理过,截至今年1月12月,共有16只大老虎在早8点之前(7人)、夜10点之后(9人)被宣布接受调查。最早的为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孙鸿志(早上6:55),最晚的是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苏树林(晚上11:30)。

(孙鸿志受审)

之所以要搞突然袭击、读秒绝杀大老虎,《人民日报》给出的解释是,首先,这样的震慑是相当之大,不仅不给官员以任何的喘息空间,更给广大民众以极大的信心。其次,打虎的时间很有讲究。

简而言之,在老虎确定被调查之前,消息是绝对保密的,如果有任何风声走漏,都可能导致涉案人发生意外甚至出逃,因此在何时何地将老虎拿下,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一定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也许并不是办案人员想起早贪黑,只因为那个时间点动手的时机恰巧最成熟而已。

消失:有人缺席公开活动88天

除了在开会、在出差路上、在家中被秒杀外,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有的大老虎在被宣布落马之前,社会上就已经传出其要接受调查的消息。媒体也由此总结出一些规律,比如长久不露面,甚至连按惯例必须要参加的活动都没现身,被揣测为出事前兆。除了今天落马的项俊波,四川原省长魏宏,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也是典型的例子。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的同事就闻说项俊波要接受调查。果不其然,一个月后的今天,传言被证实。

(魏宏)

与项俊波在传闻期间还公开出席活动不同,魏宏则是直接消失了26天。

2015年12月21日,魏宏因中央经济工作会出现在新闻联播后,就再没有出现在公开报道中。实际上,在《四川日报》上,早从12月18日之后就再没有魏宏的身影。期间他多次缺席应该参加的省委常委会议,连本已定好的四川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都延期5天召开。

直至26天之后,也就是2016年1月16日,中纪委召开的发布会确认魏宏涉嫌严重违纪,正在反省思过,下一步将就违纪情况进行处理。同年2月4日,他被断崖式降级——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从左至右,窦玉沛、李立国)

同样是被断崖式降级,同样是在中纪委发布会上公布落马消息,与魏宏相比,李立国的消失时间更久,将近3个月。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曾介绍过,李立国落马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6年10月13日。当时他率领民政部等组成的慰问团来到陕西延安,向红军烈士敬献花篮。在那之后,民政部的所有重要活动,李立国均不见踪影,而由其他副部长出面。

88天后,即今年1月9日下午,中纪委在发布会上证实,李立国与民政部原副部长窦玉沛,由于巡视和群众举报反映的问题,目前正接受审查。2月8日,李立国被断崖式降级——副局级非领导职务。

(项俊波)

从公开报道中突然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这些大老虎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中纪委在证实魏宏失联时,用了一个此前并不多见的表述“正反省思过”。而且,在给予其断崖式降级的通报中,中纪委如是讲:“经查,魏宏同志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在自身存在严重违纪问题的情况下,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珍惜组织多次给予的教育挽救机会,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在组织谈话和书面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基于此,媒体认为,魏宏正是“先教再查”样本。这背后是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党内关系要正常化,批评和自我批评要经常开展;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极少数。

焦虑:借汇报工作试探虚实

针对大老虎落马前夕所作所为,无论是在会场被带走式的突然袭击,还是消失许久后得到证实的有预兆落马,都可以视为向外界所展现出的表象。那落马前夕,大老虎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发现,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两类:第一是死不悔改型,即搞串供、毁灭证据,以对抗审查;第二是万念俱灰型,焦虑不安,夜不能寐。

(徐钢)

对于第一种,单在2015年,就有35名官员被通报“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或“对抗组织审查”,其中13人为省部级及以上官员。比如福建省原副省长徐钢,干扰、妨碍组织审查,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串供,转移、藏匿赃款赃物。此外还有人伪造证据、打击报复举报人。

而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对抗组织审查,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王敏受审)

对于第二种,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在忏悔录里有形象的表述。“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发泄胸中压力。”

在口述体反腐纪实文学《追问》之中,那名日前因自曝与女明星情史的正部级官员也曾讲述落马前的心态——“很难受”。

据其讲,当时他不断被人举报,风声传得越来越大。在这种信息包围中,有一天,他决定试探虚实。于是拿起桌子上的红机,接通分管的国务院领导,希望能当面汇报工作。结果领导很客气地说,过几天有空的时候,听秘书通知。“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很好的信号,跟以前领导一接到电话就滔滔不绝大相径庭。”

放下电话后,这名正部级官员在办公室坐了一夜。最终,他决定自首。

(责任编辑:丁勇 CN007)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