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家属:如果凶手有忏悔 我们宽恕他(1)

2016-01-30 07:14:44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如果凶手有忏悔、有悔罪,我们宽恕他

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家属:如果凶手有忏悔 我们宽恕他

20年来,“刁爱青”这个字眼一直是这家人的敏感词汇,它就好比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碰就会痛。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谷岳飞

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家属:如果凶手有忏悔 我们宽恕他1

刁家在泰州市姜堰区沈高镇的老宅。1995年10月,刁爱青从这里出发,到南京大学读书,自此便没能归家。

时隔20年后,“南大碎尸案”再起波澜。1月19日,南京本土一个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南大碎尸案”已20年,超过法定的追诉时限,自此凶手将逍遥法外。

这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并最终引来公安部辟谣:对于此案将追究到底。始发者当天删掉了文章,但因此掀起的波澜并未止息。

虽然严惩凶手的民意沸腾,但“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家庭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家人已从惨案中艰难走出,“如果凶手内心有忏悔、有悔罪,我们宽恕他”。

刁日昌很久没有回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沈高镇的老宅了。

1995年10月,他的小女儿刁爱青从这幢老宅出发,到南京大学读书,自此便没能归家。3个多月后,“南大碎尸案”发生,受害人正是刁爱青。

案发后,住在县城的大女儿刁秀明(化名)为免父母触景生情,将二老接到了自己身边。从此,这幢老宅便大门紧闭。

恰似这幢封闭的老宅,20年来,面对各种关心和询问,刁日昌一家也是闭门谢客。近日,这个有可能是中国最知名“悬案”的受害人家庭,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首度讲述过往。

在各大论坛里,很多网友看了“南大碎尸案”都是怒火难平,主张对凶手千刀万剐。“不”,刁家人的回答令人意外,“我们已经宽恕他(杀人凶手)了。”

伤痛和回忆都深埋在心底

20年来,“刁爱青”这个字眼一直是这家人的敏感词汇,它就好比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碰就会痛。

直到要和记者见面的前几分钟,刁秀明才告诉母亲记者的到访,老人一听记者是为刁爱青案而来,扭头就要往回走。

20年来,“刁爱青”这个字眼一直是这家人的敏感词汇,它就好比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碰就会痛。20年来,刁日昌一家谁都不会主动提及此事。刁秀明说,每次难过时她连老公都不会告诉。

两位老人对此也心知肚明,尽管从未明说,但在大女儿家中,老两口也从不会提及小女儿的往事,伤痛和回忆都深埋在心底。当刁日昌告诉记者,这些年他一直做梦,做关于女儿的梦时,他的老伴抬起头,她第一次知道平日里少言寡语的丈夫其实也同她一样,“前些天,我还梦见了小女儿,她戴着一条头巾,正在做饭”。

刁日昌闭上眼睛,他说20年前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1996年1月19日下午,他接到南京来的电话,告知小女儿已失踪,刁日昌匆忙赶到南京,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南京。

3个多月前,刁爱青也是第一次到南京,就读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专业是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因为第二次高考失利,刁爱青带着无奈和遗憾,只身一人奔赴南京念书。

在南京华侨路派出所的会议室内,刁家人坐立不安。无意间,刁秀明的丈夫看见会议室的黑板上画有一张图示,其上写有“1·19碎尸抛尸案”的字样,他隐约觉得大事不好。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