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5月以来全国已有16个城市出现抵制专车事件(1)

2015-05-29 07:32:52  央视    参与评论()人

《新闻1+1》2015年5月28日完成台本

--出租车:互联网+改革!

解说:

出租车司机抵制

多地部门查处

却依然挡不住互联网企业

专车继续大手笔投入

成都 出租车司机:

我咋看?我准备把出租车退了,我也开优步。

解说:

一样的矛盾

不同的行动

上海市交通委主任 孙建平:

恐怕不能用传统的方式,现在必须用互联网+的方式去考虑新的业态。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出租车:互联网+改革!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先来看一张图片,这张图片所记载的事情是发生在昨天的河南郑州,一辆打车软件的专车被砸了,我想不用说,您也能猜到这是谁干的。果然,当地的警方经过了初步的调查,也证实的确是由当地传统的出租业司机发泄情绪的一种做法。那么像这样类似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在全国不少城市都有所发生,它所反映的是的出租车行业,在受到了新兴事物,也就是互联网这样的一种专车服务下,它的一种本能的反应,那么到底如何去协调新生事物和传统事物之间的这种矛盾呢?又如何化解呢?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昨天下午,在郑州市的街头,一辆滴滴专车遭到了当地一百多名出租车司机的围堵,最终专车被砸得面目全非。当地警方通报称,经初查,该事件系出租车司机对滴滴专车抢占其市场不满所致。

出租车司机1:

专车在抢我们的生意。

郑州 出租车司机2:

我们的车都是八年报废,专车八年报废吗?我们都有保险,保险买的重,专车买的重吗?我们都有从业资格证,我们都有三年以上的驾龄,专车新手就上了。

解说:

事实上,由互联网打车软件引发的出租车市场冲突,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尤其是今年5月以来,全国各地已经有16个城市,出现了抵制专车事件。有的地方出租车司机甚至围堵了专车软件的办事处,有的地方出租车用停运的方式来声讨专车。

成都 出租车司机:

我咋看?我准备把出租车退了 我也开优步

广州 广骏出租车公司司机 林师傅:

现在合同一到期,就有一批人不做,一到期又有一批人不做,招不到人。

解说:

在众多出租车司机的抵制下,各地政府,也采取了各种各样的应对。

继Uber广州办公室被多部门联合查处之后,5月6日,Uber成都办公室被查封。5月21日,北京也出动百人执法队员,夜查“专车”。

现场便衣执法人员:

你摇下(车窗)来 我告诉你怎么处理,怎么解决问题。

解说:

尽管很多地方都在对专车采取措施,但是,查处行动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一些互联网专车企业,大手笔的资本投入仍在进行。

就在本周一,滴滴快车宣布投入10亿元推出“免费快车”。一个月时间,全国12个城市的乘客,可以在每周一享受两次15元的免单机会,而此举可谓再次掀起了烧钱补贴大战。同样在本周,滴滴快的集团总裁柳青也首次透露,该平台下的专车司机已有40万人,而今年年底这一数字将达到100万人。

记者:

你会因为这个去坐车吗?

成都市民:

会啊,因为我朋友他们都会去用这个。

成都市民:

听说过,在我们家小区电梯里面都有。

记者:

你会因为这个去尝试吗?

成都市民:

肯定会。

解说:

统计数据显示,在全国每天4.5亿人的出行需求中,有3000万-5000万是出租车和专车的用户,有1.5亿人是自驾车主,有将近2亿人选择公共交通出行。面对未来的市场,投资商们不顾压力,仍然表现出了坚定投资的决心。

记者:

平台给你们的钱会不会多一点?

滴滴快车司机:

会的,多一点,当广告费,赚市场,同Uber抢生意、烧钱、抢市场。

解说:

打车出行,市民考虑的是实惠和便捷,互联网企业争夺的是未来巨大的市场,出租车司机们感受到的,却是重重的压力。而一座又一座城市的管理者呢?舆论都在看着,他们将如何协调解决这样的矛盾?

董倩:

我们来看,互联网打车和原有的这种出租车行业,不断的在发生着这种冲突和矛盾,而且这种冲突和矛盾的激烈程度,似乎是在一天一天的在增加,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互联网打车的这些新兴事物,他们在不断的跑马圈地,他们在不断的追加投资,那么现在的投资,他们现在这个盘子有多大?我们来看一组数字的对比。

全国出租车一天的接单量是六千万单,那全国到底有多少出租车司机呢?二百六十万,我们再看5月25号,我们就节选这一天,某打车软件在12个城市一天的接单量两百万单,而这个打车软件有多少司机呢?四十万。

您看完这个数字,也许会说,这不说明什么呀,他们相差很远,的确是,数字显示相差很远,但是我们分析一下它的背景,六千万单,是全国的出租车,12345线城市全加起来了,而这个打车软件是12个城市,仅仅是12个城市,而且这仅仅是这一家打车软件,要知道,全国这种打车软件大概有十多个,由此你可以想象对原有出租车的形势造成多大的冲击。

我们再来看,在这种背景下,原来在打车的市场上只有两方,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你愿意打不愿意打没事儿,我就是只有出租车,没有别的,那么现在,突然在这个市场里面硬塞进来一个互联网专车和互联网专车司机,那么现在形势发生变化了,我们来分析,三个利益悠关方都发生了什么变化?

先说消费者,好了,消费者以前,很难想象,就是说上下班打车的时候会有多艰难,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可是现在有了互联网专车,一个软件下去很快车就到了,对消费者来说,首先我的消费体验,提高了,消费的质量提高了,再有一个,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我用了这个打车软件,还有人给我补贴,那何乐而不为呢?消费者是受益者。

那再来看互联网专车的司机,应该说他们也在受益,因为打车软件经常给他们有补贴,另外他们不用像传统的出租车司机一样,像没头苍蝇一样整天在大街上乱跑拉活,最重要的一个是,他们不用像传统的出租车司机一样,每个月都要惦记着我要交份子钱了,还有各种各样的杂费,他们只需要交的就是一个汽车的燃油费。

好了,那么有两个得意者,那么谁是这个利益受损者呢?就是原来的这个出租车司机,通过短片刚才你也看到了,郑州的出租车司机说了很多心里的委屈,我要交那么多钱,而且我那么辛苦,挣的也不多,现在我就这么一点点生意,还要面对那么多人来跟我抢,他当然心里就有不满,当然就要发泄出来。

那么对于政府来说,这个时候,所有的矛盾可能都要政府来解决,因为不管是原来的出租车司机,还是互联网专车司机包括消费者,手心手背都是肉,利益都是要协调的,但问题是,怎么协调呢?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从2012年打车软件开始出现,两年多时间,一方面,是各种打车软件风生水起的营销和推广,另一方面,新生力量的快速发展,也给一些地方政府管理带来了挑战。

今年4月30日,广州优步分公司因为“涉嫌非法经营”被广州市工商、交委和公安三部门联合检查。5月6号,优步成都办事处被约谈,原因是优步涉嫌组织私家车接入平台,从事非法营运。而这,也引起了其他专车司机的担心。

滴滴专车司机 范先生:

专车平台将社会上的闲置资源(私家车)盘活了,你需要我交税、领牌、无问题,只要双方都有利、国家有利、个人有利、要跟上形势。

解说:

事实上,今年1月以来,各地管理部门首先对专车表明的态度是“不”,并陆续展开打击行动,其中,主要针对的是一些私家车。今年1月6日,北京市交通执法队,就在首都机场查处了3辆专车,全部为私家车。他们表示,这些通过互联网叫车软件进行运营的社会车辆,是非法的,和“黑车”并无区别。

杭州市运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 何广云:

从目前现行的道路运输管理的法律法规里面,都没有明确什么是拼车。

解说:

此外,济南、沈阳、南昌、杭州等地,专车车主被查扣、公司被约谈的消息也陆续爆出。

前方发现一辆白色大众途观,涉嫌非法营运,请注意拦截,收到。

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办公室副主任陈朝晖:

如果(网络平台)是涉嫌为没有营运资质的车辆提供招车服务的,是可以处以3到10万元的行政罚款,我们是按照(抓到)一车辆处罚一次。

解说:

和其他一些地方有所区别的是,上海交通执法总队一方面在进行私家车非法营运集中整治行动,另一方面,他们也在研究规范合作。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