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反腐还未全胜 官方老提"铁帽子王"背后有深意(1)

2015-03-05 07:23:38    人民网  参与评论()人

满清最后一位“铁帽子王”庆亲王奕劻以贪赃枉法、卖官鬻爵闻名。

满清最后一位“铁帽子王”庆亲王奕劻以贪赃枉法、卖官鬻爵闻名。

人民网北京3月5日电 “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4日关注官方多次提“铁帽子王”的背后深意。文章称,这几天“铁帽子王”成为中国政治语言中的新热词。这个词,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有名词,它源于清代的封爵制度,指世袭罔替的王爵。笔者注意到,今年以来,这个历史上的特有名词被官方多次提及。

最早是出现在《人民日报》1月15日头版评论员文章《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中,文章说“腐败没有‘铁帽子王',反腐败绝不封顶设限”第二次是出现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月3日刊发的署名文章《不得罪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中,文章提到“在贪腐问题上,没有人能当‘铁帽子王'。”接着,就是出现在3月2日“两会”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吕新华在答记者问时提到“在反腐斗争中…没有不受查处的‘铁帽子王'。”

熟悉中共政治和中国政治语言的人清楚,在涉及腐败等敏感问题上,官方如此频繁使用同一个非常态性的“政治术语”,很大可能是高层领导人甚至是最高领导人的意志或讲话。再看下时间节点,发现1月13日习近平在中央纪委五中全会发表了重要讲话。官方首次提到“铁帽子王”,正是出现在最高党报“一论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讲话”之中。因此,不排除腐败没有“铁帽子王”说法,源自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

外界包括媒体,纷纷猜疑“铁帽子王”究竟是指谁,但笔者认为,官方多次提及“铁帽子王”的背后深意,不是传递哪一个大老虎将会落网的讯息,而是释放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层誓与寻租护租等利益集团做斗争,坚定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信号。

一、熟读历史的习近平,深谙历史上的政党兴衰。从2007年就主抓党建工作的习近平,异常熟悉党的现状和问题;从地方一步一步走到中央领导人岗位的习近平,非常清楚基层的现状和老百姓的想法。在他的认知里,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最根本挑战来自于执政党自身,腐败对党的伤害最大,是党失去政权的最可能因素。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指出,一个社会能容忍腐化的程度高,该社会发生暴力冲突的能量也一定高。为了维持中国稳定,赢得人民信任,最大限度减少暴力冲突可能,必须法治之下没有“铁帽子王”,全面从严治党。

二、中国政治的一大特点,是自上而下的传递效应。当前被污染的政治生态,与高级干部的恶政、贪腐密切相关。周永康主政政法委时的法治破坏,山西的“塌方式腐败”等,均说明中国上层政治的示范效应和传递效应多么显著。对周永康等人来说,法律就是个摆设,就是个稻草人。古语有言:“法之不行,自于贵戚”。当前中国法治不彰的主要原因,除了中国历史上缺少法治传统外,最重要原因是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领导干部不够尊法,内心对法律没有敬畏感,全面依法治国没有落到实处。

三、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里承担领导责任,领导十几亿人进行现代化,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党作为中国社会最大的纵向控制系统、稳定系统和协调系统,在当前存在信任危机的情况下,需要有政治家(而不是政客)站出来,负起责任。政治家需要具有至死不渝的信念、学贯中西的知识、高山仰止的人格、百折不挠的毅力和纵览全局的能力等。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反腐浪潮,不仅涉及政府人员,也涉及国有企业等,背后隐含着习近平的一个治理思路,也是一个大智慧,即以反腐树权威、促改革,坚决克服地方政府和部门利益保护,坚决破除分利集团的改革阻力,力推全面深改,为民谋利,不惜得罪权贵,不惜得罪既得利益,此为政治家、改革家之范。

当前,腐败与反腐败仍处于焦灼状态,反腐败并没有取得压倒性优势。可以说,坚持查处“铁帽子王”,坚持与寻租护租集团作斗争,是有政治风险的。但习近平独特的个人出身以及历史担当,促使他只能向前走,努力守住父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红色江山,给历史留下点什么。

中国的民主革命依靠了一个杰出的领袖。现在同样需要。

作者是“学习小组”组员,现任职于某中央机关单位。

相关阅读(侠客岛专访庆亲王:我觉得我还蛮不错的)

满清最后一位“铁帽子王”庆亲王奕劻以贪赃枉法、卖官鬻爵闻名。

满清最后一位“铁帽子王”庆亲王奕劻以贪赃枉法、卖官鬻爵闻名。

采访庆亲王奕劻,可费了老大劲。这位在太后面前紫得发黑的勋贵,在媒体上的曝光率仅次于太后、皇上和李鸿章,但生性似乎并不爱跟媒体打交道。

这位老兄的名声并不太好,坊间都传他能力平平,贪财无数,但就是命好得很。自从光绪十年(1884年)恭亲王奕被太后冷落后,就从边缘宗室步步跃入中央,先后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首席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1911年内阁成立后,任首位内阁总理大臣。尤其是别人有喜事,他就升官。咸丰帝三十岁大寿,他从贝子晋封贝勒。同治皇帝结婚,他加郡王衔。光绪皇帝结婚,他自己得了赏赐不算,儿子载振也跟着封官。慈禧太后六十大寿,他晋封亲王。戊戌变法那年,也就是1898年,他获授“世袭罔替”,成为清朝历史上第十二位世袭罔替的亲王,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铁帽子王”。

侠客岛(ID:xiake_island)很早前就计划着采访这位“大人物”,私心想着也能上个大头条,但“不怕阎王怕小鬼”,这采访函递交上去,便石沉大海,恐怕早就被一帮门人给压箱底了。所以,今天岛叔接到庆王府来的复函,着实一愣,心头又暗自窃喜,赶紧收拾装备,匆匆赶往庆王府。

话说这庆王府,还挺有来头,住在里面的人物都响当当。和珅知道吧?就是他的旧宅。这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后的两家主人,都以贪腐知名,难道也是缘分?呵~

思忖间,便来到了王府门口。咣咣咣,扣了门环。“谁啊?”朱红色的大门咧开一口子,门内探出一贼头鼠脑的家丁,把岛叔上下一番打量,懒懒地说道,“找谁?”岛叔忙躬身上前,递上名刺和采访复函。那家丁爱答不理地接过去,瞄了几眼,嘴里囔囔地念道:“侠客岛,采访--”,然后一翻眼,“不巧了,今儿个王爷不在家。”然后也不关门,就翻了个白眼,在门内抖腿。

这种卑鄙的伎俩岛叔见多了,于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百元大钞悄声递了上去,赔笑道:“给小哥买酒吃。”这家伙倒也不客气,装作无事一样揣入口袋,一挥手,“进来吧。”岛叔心想,人说庆王府上下都贪,这一日来找庆亲王办事的无数,门房倒是好生意。

比起上次岛叔采访雍正爷(可回复“四爷”阅读),庆王府的规模自然不如紫禁城戒备森严,但穿堂过径,花草怡人,别有一番景致。

不多时,便来到书房,家丁一通报,岛叔便见到了这位权倾朝野的庆亲王奕劻。一张瘦长的马脸,留着希拉的山羊胡,眼神虽迷离,但不时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狡黠。奕劻懒懒地靠在大大的圈椅中,伸出苍蝇拍一般皱了皮的手,示意岛叔坐下。

家丁沏了茶。奕劻端起杯子抿了抿。良久,才缓缓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本王今天要找你们侠客岛吗?”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